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中国上世纪80年代的贼王——黄庭利(40)小丑

咪咪小眼2018-06-08 08:08:45

上次咱们说到黄瘸子他们逃离了沧州,登上开往郑州的火车。一路上李玉方他们跃跃欲试想干点活,被黄瘸子制止。

到了郑州刚下火车,黄瘸子就让李玉方去买回东北的车票。

高丽、二娃和佟亚力对郑州二七纪念塔早有耳闻:“哥,既然来了咱玩两天再走呗,看看二七纪念塔。”黄瘸子犹豫了一下:“也好,注意别再惹事了啊。”黄瘸子看了看佟亚力,佟亚力不好意思的憨笑。

刚出了火车站,天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人为了避雨,钻进了火车站地下商场。地下商场里商品琳琅满目,那时刚开始流行的旋转彩灯,把商场里照的流光溢彩,分外妖娆。

李玉方等人看的是眼花缭乱,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睛都不够用了。“来,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日本进口电子表啊,不准不要钱了啊。”不远处有个卖电子表的在吆喝,不少人在围观,黄瘸子他们也好奇的围了过去。

各位应该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各种电子产品如雨后春笋,录音机、电视机、游戏机、录像机等等,电子表在当时也是稀罕物。

李玉方等人一人买了一块,黄瘸子想到好久没见的二丫,也给她买了一块。李玉方和二娃两人喜滋滋看着手腕的表:“二娃,你看这表上的字看着多好看。”二娃也抬起手腕:“你看你看,这上面的点还动呢。”黄瘸子看了看他们,把新买的手表装进兜里。

当他手从兜里抽出来时,感觉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黄瘸子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裤兜,有个两三寸长的口子,刚买的电子表还有几十块钱不见了。

黄瘸子苦笑了一声,心想碰上同行了。他抬起头四周看了看,只见一个戴着一顶绿军帽的人正从人群中往外挤,还回头看了黄瘸子一眼。

就这一眼,黄瘸子立刻断定同行就是此人,感觉有点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意思。他也没和佟亚力他们说,只身跟了上去。军帽没有发现黄瘸子正在靠近他,不慌不忙的走着。

很快,黄瘸子到了跟前,伸手拍了拍军帽的肩膀:“兄弟,好身手啊。”军帽扭过脸,还装糊涂:“啥意思?你谁啊?”黄瘸子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张开嘴用舌头顶出含在嘴里的刀片,在旋转彩灯的照射下,泛出一阵阵诡异的光芒。

只见黄瘸子脸一扭,军帽的军帽立刻开了个大口子(是不是有点绕口啊),露出了头发和黄瘸子的电子表。

军帽大骇:“你!你!”黄瘸子吐出嘴里刀片,哈哈一笑:“兄弟,都是道上的人啊。”军帽看出对方没有恶意:“哥哥好身手!兄弟佩服!”

这时李玉方他们看到黄瘸子正在和一个带着烂帽子的人说话,就走了过来:“哥,在这还有熟人啊。”黄瘸子搂了搂军帽的肩膀:“是啊,刚认识的兄弟。对了,你叫什么?”

军帽本来就被黄瘸子刚才那一手给惊到了,又见他们这么多人,就更不敢造次了:“我叫小丑,敢问哥哥大名?”黄瘸子伸手把小丑的烂军帽摘了下来,把手表装进兜里。

“我姓黄,哈尔滨的,这些都是我朋友。”黄瘸子指了指李玉方四人。“哦哦,黄大哥,今天一见,哥哥你真是高人那,小弟刚才不好意思,班门弄斧了。”小丑双手抱拳:“这样吧黄大哥,我请大伙喝酒,算是给您赔罪了。”

小丑心里是怕黄瘸子他们翻脸收拾他。“不用了,我们刚下火车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帮我们找一家宾馆吧。”黄瘸子还是很客气。

“这简单,黄大哥你们跟我走。”小丑领着他们出了地下商场,来到火车站对面的一家宾馆——中原大厦。

说到这里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说中原大厦呢,因为再后来黄瘸子成了气候,让全国震惊的贼代会就是在这里召开的。

这个小丑呢,真名冯双亭,是郑州西郊的社会人,后来他改邪归正,在郑州友爱路市场做布匹批发生意,被有郑州“黑道教父”之称的宋留根看上,想吞并他的生意,小丑没有同意,结果被宋留根派人杀害。(大家可自行百度)

到了宾馆,小丑和李玉方争着要付房费,李玉方看到在一旁没有作声的黄瘸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就让小丑把房费付了。黄瘸子这也算是对他的小小的惩戒吧。

几个人到了房间,雪白的床单,厚厚的地毯,干净整洁的环境。李玉方不由的赞叹:“哥,你别说,这省会城市就是不一样啊。”说完躺倒床上翻来覆去:“真软和呀!”黄瘸子看着他微笑不语。

“黄大哥,到饭点了,我请你们喝酒去。”站在一旁的小丑很殷勤。“就是,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去吃什么?”李玉方听到吃饭从床上爬了起来。

“离这不远有家广东餐厅,叫南园,红烧大肠和鸡块特别棒,哥几个去尝尝。”小丑热情的介绍。听说有大肠和鸡肉,黄瘸子几个人急不可耐的奔向饭店。(未完)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