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申请季--2017

心灵的日出2018-04-15 08:28:00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哦



我翻出所有的试卷和单词书,陈旧的书页卷起了角,亮黄色荧光笔却一如既往的刺眼。“2016.12.3之前背完Barron3500”“khan academy语法每天4篇”,我放下那些或完成了或没有完成的计划,扔掉那些刷了一半的阅读,把美国历史的笔记从活页本里拿出来换上新的活页纸,删掉电脑里的TPO软件和口语材料,计算机的盖子划到底咔嚓一声,震掉了机身上的几粒灰尘。

 

距离我的申请季结束过去了10天,距离2018年还剩7天。




3个多月前,我第一次没有在秋天9.1开学的时候回去上学,独自窝在房间里开始了申请季。看学长学姐申请时我曾经刷遍了知乎和微信号上的鸡汤,听着大家描写申请季的如此这般的艰辛。彼时的我只是个旁观者,那些录取统计和sat平均分只不过是数据,而当2017年九月真真切切的用秋叶叩着我的窗户时,我摊着崭新的sat模考卷,按下卡西欧的电子表按钮,一模考就是四五个小时。这一篇阅读还做的不错,那一篇语法还错了好多,数学这次打分好严,怎么办我为什么小说老是读不懂作者的主旨……每一次发答题卡的时候我内心都闪过无数丝焦虑,以至于我每天回家的出租车上都听着纯音乐,累的不想听别人讲话。

 

10月,我看着common app上那个变红了的挂着的小时钟,只是瞪着word文档上的光标一闪一闪,敲下了几个不知所云的字母又赶紧删掉,小心翼翼的看着知乎上的同届申请者们晒着高分和漂亮的活动履历。第一稿,看着还行,第二稿,还不如前一篇,第三稿,好像不是很改的下去了,第四稿,马马虎虎……每一次早晨点开导师发的修改版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熬到凌晨写出来的成果又要被推翻重新来过。




11月1号,我的第一个截止日期。文书改到了第十稿,截止日期并没有如我所愿的成为第一生产力让我写出完美的文书,而只是给了我把现有的凑合的文章交上去的勇气。没关系,我安慰自己,反正只是ea,最重要的ed还在后面,还有15天,怎么来不及了。然后我又开始重写,十一稿,重写(离ed截止还剩一周,不要紧还来得及),十二,十三,十四,十五,重写,重写,重写,重写(离ed截止还剩4天,求求你让我写出一篇来吧)……十六,看着还行(离ed截止还剩3天),十七(就是这篇了),十八,十九,二十——ed截止前一天凌晨两点,我坐在书桌前看着自己改好的第二十版主文书,从开头到结尾,一字一句对着口型读了一遍,关上电脑的刹那,有一种士兵在千钧一发时赢了后放下长矛的释然。

 

11月15号,北京时间晚上12点ed截止。即使从下午就开始反复检查的申请表格我还是迟迟点不下去那个“提交”。来来回回折腾着这边少了一个s那边没有加冠词,我检查得眼睛干涩但还是怕一切不是最完美。一直到11:35,我才终于准备交申请,第一遍认认真真的读了common app的条款,甚至在打勾的时候都郑重其事不敢马虎。点击“提交”的时候,我感觉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了,没有火辣辣的焦灼,只剩下殚精竭虑的疲惫。

 

12月,我一遍等待着结果一边写rd文书,假装不在意ed。在ed出结果的前一个星期,我给自己写了一篇鸡汤历数别的学校的种种优点,读遍了所有类似于“梦校拒绝了你但是梦校没有”“那些梦断ed的前辈们都过得怎么样了”之类的文章。12.13,我竟然已经心如止水的觉得自己一定是要被拒了。最后刷一遍鸡汤,我躺在床上很快睡着好像只是一个冬天的普通夜晚。

 

12月14号,10:00要查结果的我睡到了9:50,匆匆忙忙的套上毛衣就坐在电脑前,打开portal的时候一直在以0.5秒为频率交替切换CC和那个在加载的portal页面,一直在叨念着“我肯定要被拒了”。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一句戳在我心上的,“You have a place in Carleton College class of 2022! Congratulations!”我心跳漏掉了一拍,快速检查了两遍确保自己没有看错,然后大脑一片空白甚至现在都不太想的起当初自己具体尖叫了些什么。我完完整整的看完录取信,有一种如梦如幻的不真实感,好像一场本来以为要花好多年才打得下来的堡垒突然不攻自破,我走在城墙的顶端,享受意外的和煦暖阳。




4个月的时间,我想感谢那个充满了不确定感和焦虑的申请季——让我体验了一个人深夜里把之前所有努力都推翻的无助也让我感受到了获得认可那一刹那意外的成功。2017年平安夜,我脑海里又响起了那首“Christmas is all around”,还有真爱至上里大家在希思罗机场团聚时的笑容,感谢你,2017,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17/12/25


长按下列二维码关注哦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