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上海证券通】龙头特停难挡次新涨停潮 中科信息缘何成为8月“妖王”?

上海证券通2019-01-10 03:22:21

点击上方"上海证券通"关注我们。


  昨天午后,随着次新龙头中科信息申请特停,次新板块上演高台跳水行情,建科院、富满电子等在短短10分钟内大跌超过5%。但是仅仅过了一个晚上,次新股再次卷土重来。8月25日,包括嘉泽新能、正川股份、中广天择、永安行等30多只次新股涨停封板。

 

  以新晋妖股的中科信息为例,虽然从上市后的连板数量来看,中科信息很难称得上妖股之王,上市后仅录得9个涨停就打开了涨停。但是开板后,9个交易日内中科信息强势涨停封板8次,成为最近一年来开板后表现最为抢眼的股票,超过了今年初的最妖次新股张家港行,也力压华大基因成为本轮次新板块上涨的火车头。截止停牌前,中科信息收盘价达到63.25元,相较于7.85元的发行价,翻了8倍有余。


  中科信息为何“成妖”?


  中科信息为什么会成为8月的次新股龙头?是有热门概念炒作,还是有亮眼的业绩支撑?在我看来,除了资金推动,这两点中科信息其实都没有。
 


  自6月22日开始,人工智能板块在A股刮起一轮旋风,龙一科大讯飞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股价接近翻番,中科信息不偏不倚恰好赶上了这股风口。


  在中科信息披露的招股书上,公司6次提及了人工智能,并且都与其主营业务密切相关,称“中科信息主营是以智能识别及分析技术为核心,为客户提供信息化解决方案(包括软件及硬件)及相关服务”。

  
  不仅如此,8月24日,中科信息在公司互动平台回答投资人提问时强调,“公司张景中院士是国内人工智能领域一流专家,是国内最早开始人工智能研究的科学家之一,其学术成果获得国内外学术界高度肯定”。

  
  事实果真如此吗?确实,对于张景中院士的技术背景和实力大家毋容置疑,中科信息的深厚背景也无可辩驳。中科信息是由创立于1958年的“中科院成都计算机应用研究所”整体转制而来,由中科院直接控股,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指定的全国大会的选举设备和服务提供商,曾经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电子票箱、第一台电子表决器、第一台会议报到机,研制的数字会议系统连续为“十三大”至“十八大”及六届至十一届全国人大、政协会议等党和国家重大会议选举服务。


  但是从公司的主营业务中,我们却很难发现AI的身影。中科信息的主营业务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信息化解决方案与技术服务开发,下游应用行业则主要是烟草领域、现场会议领域、石油领域和印钞检测领域。通俗的说,中科信息主要是为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的信息化提供技术服务的,与现在人工智能主流领域的机器人、无人驾驶、深度学习等关系不大。

 

  从业绩来看,中科信息更是一塌糊涂。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仅8288.17万元,同比增长6.10%;净利润1224.8万元,同比增长9.86%;扣非净利润705.33万元,同比下降22.47%。而在招股书中,中科信息曾预计,2017年1-6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850万元或1200万元,预计增速0.25%~41.54%。

  
  即使把时间线拉长,中科信息的的表现也非常一般。2014年至2016年,公司总营收分别为2.42亿、2.69亿、2.44亿,同比增长20.01%、10.85%、-9.16%;净利润4033万、4058万、3876万,同比增长0.63%、0.60%、-4.47%。现金流表现同样一塌糊涂,2014年至2016年现金流净额分别为-600万、700万和-2100万。


  既不是纯正的人工智能概念股,基本面也没有业绩高增长的支撑,那么中科信息“成妖”的唯一原因,当然就只剩下作为次新股流通市值小,资金更容易抱团提高股价。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有如单身太久,看到一头猪都觉得眉清目秀一样。在一众业绩同样一般而且所处行业还是传统红海的次新股中,沾到人工智能风口中科信息就有如那矮子里面拔高个,自然受到市场的追捧。


  次新股业绩为什么“大变脸”?

 

  与其他次新股业绩“大变脸”相比,中科信息的中报不及预期算不了什么。随着IPO提速、新股开闸,沪深两市上市不足一年的次新股达到了437只,今年以来上市的新股达到308家。在质量良莠不齐的次新股中,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计下滑的公司达88家,占比达到20%。
 

  
  例如上市仅9个多月的乐心医疗,2016年营收增速为22.52%,净利润同比增长60.44%。但是到了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速大幅下滑至9.67%,净利润更是亏损1482万元。今年2月13日上市的高斯贝尔,则以70.77%的净利润下滑幅度,成为目前次新股中业绩“缩水”最严重的个股。

  
  根据上海证券通“今日新股”频道的数据来看,过会新股中以传统行业公司居多,新兴、高新产业的公司占比很少,其中通过灰色甚至违法手段粉饰财务报表的公司也并不罕见,而能有望成为未来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的公司概率基本为零。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今年6月份,被誉为“互联网女皇”的玛丽•米克尔发布的长达213张PPT的2016年《互联网趋势》。在这份报告中,米克尔专门开辟一个章节阐述:中国已经成为互联网领袖,出现了一批包括阿里、腾讯、百度、京东、新浪微博、聚美优品、陌陌、美图等在内的优秀的互联网企业。
 


  但是让A股股民心酸的是,这些曾经的互联网独角兽,全都选择了在港股或者美股上市,A股散户很难享受到中国互联网巨头快速成长带来的投资红利。

 

  而产生这种现象的深层原因,当然与我国的新股发行制度脱不了干系。目前,我国实行的证券发行制度为核准制,掌握企业能否成功上市的生死大权的是证监会的发审委。只有符合相关发行条件的公司,经发审委批准后方可取得发行资格,在证券市场上发行证券。

  
  在核准制下,想要在A股上市要满足很多严苛的条件,比如最近3年营收超过3亿元、最近3年净利润为正且大于3000万、最近一期无形资产占净资产比例不能高于20%等等。

  
  这样就带来了两个很大的弊端。首先,核准制导致了大量的公司排队上市,形成了所谓的IPO“堰塞湖”。新股供不应并且流通盘极小,在上市后均会遭遇数倍爆炒,在这种环境下,A股形成了一键申购新股的习惯,根本不考虑公司的质量。对拟上市公司而言,由于A股退市机制极为不完善,惩罚力度不痛不痒,根本无法形成威慑力。因此唯一需要考虑的是通过证监会的审核。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虚构收入、调节利润、大量关联交易等就成为普遍的财务手段。

  
  其次,核准制严苛的上市条件将一大批处于婴儿期的新兴产业公司排除在外。比如新浪微博和京东,当它们在美股成功上市的时候还处于亏损状态,甚至到现在京东仍然没有实现盈利。造福万千女性的美图,在香港上市时也一直处于持续烧钱亏损的状态。


  更让笔者无奈的是,对于这种无视股民利益的现象,监管层的态度却是漠视甚至支持的。去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满足条件的公司实行“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政策,也就是著名的“IPO绿色通道”政策。此外,国家一直有支持有能力的企业境外上市,以避免跟国内的需要扶持的产业争夺有限的融资资源的政策。相信每个股民来到A股,或抱着投资盈利或改善生活甚或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却没想到最终成为扶贫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慈善家。

  
  可能有股民朋友会说,我们大A股还有价值投资的龙头贵州茅台啊。是的,贵州茅台的股价就像中国的房地产一样,唱空一直有,但最终都被唱多的一方打爆。作为A股第一高价股,贵州茅台股价近日突破了500元大关,总市值达到6200亿左右。有人说茅台的市值能够买下所有的网络股,也有人说三瓶酒市值超过全部军工股。但是,我仍然希望有一天,在我们中国的股市,可以多一些BATJ,少一点“喝酒吃药”和“煤飞色舞”。


文|丁文峰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