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第五十四章、大学中最后一个新年前夕

皇心君作品集2018-12-05 07:33:13


   

非常罕见的每周一次红焖肉

我的集邮册


还有一些齐白石的邮票

那时在大学食堂使用的粗粮票

 54、大学中最后一个新年前夕

     

        在这个阶段,我是比较忙的,但经济上又不太宽松,上大学以来,是坚决不要家里的钱,因为自己有工资,生活水平足是一般同学的二倍,平时大手大脚惯了,看来我用钱的地方总是很多。可是经常的迎来送往,又买了电子表、录音机、照相、喝酒等一些花销,也总感到不够花的。

        离放寒假不到两个月了,这上半个月仅喝酒钱就接近二十元,这怎么可以,计划着给家里买东西,比如给我妈妈买一件上衣、给我爸爸买一双棉鞋、给弟弟妹妹买些吃的、还有火车票的钱要去掉,剩下全部只有八十元了,那时虽然钱是很值钱,可也感到紧一些。

        学校的伙食已经很不错了,比前两年改善了很多,食堂每天的中午有十个菜以上可供学生选择的,比前几个学期强的多了,加上每周要到小饭馆喝酒,我力争每天控制伙食费在六毛以下,早晚三毛钱就够。在学校食堂伙食中每周有一个红焖肉,需五毛钱。我在大学时饭量也大,每到有红焖肉时必买,学校食堂做的红焖肉极好吃,每次买饭的服务员给一小勺肥肉,再加上一小勺粉条,整个油汪汪的,对我来说,要多好吃就多好吃。即使这样我还是在班级中生活水平属于中高等的,这些就是我在大学的经济情况。

        在我的同学中,可能老特是最节省的,他虽然挣着工资,但平时没有什么花销,只是买些书籍要用钱,他不喝酒不抽烟,钱都省下了,穿着还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另外就是老吴了,家里有两个孩子,还有他老婆,上边可能还有老的,没有收入,仅靠奖学金怎么能够生活呢!这老哥够节省的,他愿意抽烟,但从来没见抽过买的烟卷,都是抽自己卷的烟,还天天是个乐天派,给同学们开个玩笑,下个象棋什么的。他的这种俭朴节约的风格是太该我学习的了。

        十一月中旬,我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规律,那时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早晨五点开始,听收音机,复习功课,上午上课;下午,学外语记单词,晚间六点到七点去学校的阅览室看看报刊杂志;七点以后,复习功课,记点儿外语单词,写点日记,这几乎是每天的作息时间。

        陆基林来信了,又是较长的一封,又寄来了几十枚邮票,说这是他的女朋友金环收集的,就算是替她寄给我的,这可是怎么好,连见都没见过,倒收了人家的礼物。

        收集邮票是很麻烦的事情,她也可能求同学把信封上的邮票都给她保留下来,这一张一张的也浸透着她的心血啊!陆基林要考研究生了,我又把在大学里学过的三本政治方面的课本给他寄了去,也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吧。知道可能也尽不上什么力,他为我付出了许多的心血,特别是为了我的以后,为将来总是指引着前进的方向,开拓着我的视野,光书信就来往的好多啊。我这个好朋友,兴趣爱好虽各有不同,但共同的特点是我们的关系很好,都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朋友,是永远的朋友!

        这几天班级里开了班会,说是选举“优秀共青团员”,大家纷纷投票选举,这可实际上班级上有一些同学都好,我还选他们了呢,为什么我们班长等人没选上呢,我也不知道。后来学校给“优秀团员”每人仅发了一个带塑料皮的笔记本,上面盖了团委的大红印章。

        这大概是比较公平合理的选举,每人一票,很是民主。大家投票结果是我一个、杨兵章、李深三人当选。

        我看李深的威信在班级中还不低呢,他为人诚恳老实,做工作不出风头,还忠诚,这样的人还能没有威信吗?但这次有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当选“优秀共青团员”了。

        我在嘉荫县粮油加工厂时也还当两次“优秀共青团员”,现在因为年龄就要二十六了,已经快到了极限,怕是以后就当不上了。



班级我们三人获得了“优秀共青团员”

学生还发了证明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