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一块万年历手表,救了一个品牌

八卦兔2018-12-11 13:17:00

我对万年历最早的印象大概是在八九年前,当时在IWC万国的柜台前,我正打算摆弄一下某款万年历表,被对方好言相劝:您还是别玩了吧,万一调过了,还得送回原厂去,我们也折腾不起啊。

 

被打击的好奇心(玻璃心)破碎了,从此我就落下”病根“——遇到万年历就闪得远远的,直到前阵子被爱彼拖到安吉观星。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拖那么久才写,我对万年历的感情太复杂了——本兔子目前只买得起年历表,而且这块表差不多已经躺在抽屉里一年,正好赶在2月底拿出来调一次。


 安吉之行记忆非常深刻:

1,夜晚的天荒坪冻得那叫酸爽,坐在观光车上尖叫声此起彼伏,至今萦绕在脑海中(建议大家度假可以去感受下,穿少点)。而且这种刺激的感觉绝对超过前几天的冰冻气候。

 
这是安吉天荒坪江南天池观星台。

 

2,一堆人煞有其事地观星,结果那天天气不好,看不到星星,只能看月亮啦。然后众人一边看一边发出惊叹的叫声赞美声。我就纳闷了:你们难道是生平第一次看月亮?(感觉就是一群土豪用手抓着白米饭,边说好吃真好吃,作死你们!

 
来比较一下,这是瑞士的观星点。

 

3,爱彼新款万年历发布,居然有钢款,这在顶级品牌中真的极少见,而且是在很经典的皇家橡树系列中。40多万的价格,我们觉得贵吧(一般品牌的贵金属的接近百万很正常),但爱好的人会爱不释手。

有人爱蓝色,也有人觉得白色清爽,总之,各有所好


前几天有朋友问我“万年历是年历的一种吗”,然后我就决定,这玩意还是得介绍一下。

 

作为传统的三大复杂功能之一,万年历和年历的差别当然不止一个“万”字?简单说,年历表一般只要在2月底手动调一次就行。而万年历,除了大小月,它还能识别闰年,也就是说,自动从2月29日跳到3月1日。唯一需要调日期的是在每100年的那个不是闰年的2月底,比如2100年(目前Franck Muller声称他们的Aeternitas腕表逢100年都不需要调,其实从技术上来说这并不难实现)不是闰年,理论上(注意啊,是理论)这些万年历都得回原厂去,而且估计得让你们的孙子辈带了去了。

 

那么,先说明几个问题吧。

 

第一,闰年怎么来的?

1582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推行现代历法改革,简单说,他定义平、闰年的规律为:四年一闰,百年不闰,四百年再闰。从那以后,表匠们就忙着想把这个历法做到表中去了。

 

1764年,英国钟表匠托马斯将万年历结构植入怀表中,采用的是齿轮咬合来反映历法的方法。


这是近1875年 Jules Louis Audemars制作的玫瑰金怀表,结合万年历、刻钟报时机制以及跳秒功能。

 

历史太繁复我就不多谈了,而且各家各抒已见,咱不淌这浑水。

 

而目前市场上的万年历基本原理就是48月齿轮,通过齿轮间的咬合协作,实现大、小月及平、闰年的跳转。也就是说,4年的每个日子它都给你留了个坑,整个系统运行一周正好四年,下一个四年重头来过

 

第二,没事别瞎玩

最初,我记忆中的万年历(年轻时听了太多江湖传闻)就是个富贵命,前头说了,一不小心就回原厂重新做人了,多麻烦。一般而言,如果你能保证它一直在运转,那么真可以实现至少100年不用调。那万一停了或拨过头了?

 
市面上的万年历设计大体有两种,一是联动的,比如IWC和积家,也就是说,你调时针吧,日期会跟着跳,星期也跟着跳,月份也会动。还有一种就是各个部分各归各调的,例如PP,亨利慕时等。

 

停了不可怕,往前调就行。多数问题出在调过头了,大多数万年历的日期是不能往回调的。然后你就有几个选择——4年一个轮回的,大不了往前调4年呗;有些结构复杂的,你往前调几天也还好,那就停几天让时间追上你的手表,如果一下调了几个月,那就真的得死一会了……

 

至于动不动就送原厂?也没传说中那么可怕。据说现在有些品牌可以在国内帮你搞定,只不过为减少麻烦,尽量别瞎玩呗。有土豪朋友坦言自己“压根不管这日期月份对不对,想戴就戴”,好吧,其实复杂功能如今看来就是拿来“玩的”


更何况100年,孙辈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第三,万年历救过“命”

这次为什么要特别提到爱彼的万年历?

首先当然是颜好,这款表很有吸引力。

 
人家是超薄设计,戴起来贴手。这个是玫瑰金款。SIHH上爱彼顺势把黄金版也出了。


机芯值得一说,5134机芯是在2120机芯的基础上来的,而2120机芯是非常有名的,身上有着传奇故事。它的前身是积家920机芯,据说实在很好用,江诗丹顿、百达翡丽和爱彼都拿去改造了,而且有消息称当初研发这枚机芯时,这几个品牌都有资金支持。

 
后来,爱彼从积家这拿到920机芯,自己生产2120机芯了。所以现在这个机芯归爱彼所有。爱彼之后把它做成万年历机芯,而且还那么薄,也不容易了。这个是2120/2800机芯。

 

另外,它让大家想起万年历在爱彼历史上的特殊意义——“救”过公司的命。

 

1984年时,爱彼有过第一款皇家橡树万年历Ref. 5554,用的是自产的Calibre 2120/2800自动上链机芯。当时这批表有279块,其中229块是黄金,49块精钢(所以精钢也是有先例的),还有1块是铂金。

 
这就是首款爱彼皇家橡树系列万年历腕表。


更重要的万年历是1978年出的那款自动上链超薄万年历,机芯也是Calibre 2120/2800。这款表的最大意义在于帮爱彼度过了石英危机。


也因为这款表,爱彼工场的员工成倍增长,最高时有285个人。而在这个期间,爱彼一共卖过7000块这款万年历。

  

于是这回,万年历卷土重来,让人联想翩翩。爱彼显然是希望再有一次小小传奇的。

 


大家都知道石英危机对瑞士钟表业的打击。当时,有不少品牌闯出一条血路,活了下来。比如低价的斯沃琪,靠时尚和跑量存活。宝珀和爱彼的方式比较接近,它靠的是复兴月相功能。

 
这是1983年宝珀的月相盈亏腕表,有着类似的历史作用。


可以说,复杂功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石英的冲击——因为它的诉求与心灵有关、与情结有关、与喜好相关,并不是一个小小电池可以轻易打败的。

 

很多人说如今的智能手表也会带来新危机,也已有品牌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机械表们大多沉默。

 

但也有人快速跟进,斯沃琪、天梭、泰格豪雅、康斯登等都出了。而泰格豪雅的态度还是值得回味的。


首先,泰格豪雅的这款智能表和普通机械表外观看起来没太大区别(定价在1500美元)。其次,给了消费者一个“反悔”的机会,你用了不开心了,可以拿着这块表加钱(再加1500美元)去换机械表。这种心态,大家品味一下?显然还是想说,未来还是机械表的嘛。

 

还有人高调调戏苹果。


亨利慕时做了一个长得像苹果手表的机械表,赤果果的调戏啊,卖16万呢,已有土豪表示有兴趣。反正一共50块,卖光了事。这当然也是机械表的一种态度,我个人认为还蛮好看的,虽然也有藏家觉得是不是玩过了些?

 

我并不排斥智能手表,但相信机械表的地位会坚挺很久。就比如万年历,贵,量少,买的人自然也少。但很多时候数量并不意味着什么,而且这已足够养活一个高端品牌了。哪个行业都是如此,很多小众领域更迫切需要我们去耕耘。

 

昨天,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别人送我的表不戴就停,是不是有毛病啊”,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动上链”这回事,已深感手表知识的普及任重而道远。

 

然而,本兔子依然很乐意活在这个小众玩耍的领域,小小的几千阅读照样可以撬动几万(本兔子的读者实力绝对以一抵百啊啊)的效果,既然因为爱表而走在一起,愿大家的缘分延续到新的一年哦~

 

下期预告:2016新表最全指南(不保证中间没有插播啊~~~)。



八卦兔只做原创,欢迎转发!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