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黄花深巷,红叶低窗,凄凉一片秋声

灯火酒肆2018-04-13 15:30:44

灯火酒肆

灯火渺渺引魂归|酒肆弥弥诉飘零

都市里的秋,着实来得有点晚了。

说起秋天,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古代诗人们的“秋情”。有“古道西风瘦马”的秋思,也有“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秋怨,还有“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的秋怀。秋天,似乎永远扮演着一个“悲情”的角色,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诗人反复咀嚼、回味。于是,秋天便被写进了一页页枯黄的旧纸中,那丝丝缕缕的思念、愁绪在西风中飘远。

或许,正因为对秋季独有的敏感,古代诗人们才能如此清晰的感受秋的到来。

蒋捷《声声慢·秋声》

黄花深巷,红叶低窗,凄凉一片秋声。

豆雨声来,中间夹带风声。

疏疏二十五点,丽谯门、不锁更声。

故人远,问谁摇玉佩,檐底铃声。

彩角声吹追月堕,渐连营马动,四期笳声。

闪烁邻灯,灯前尚有砧声。

知他诉愁到晓,碎哝哝、多少蛩声。

诉未了,把一半、分与雁声。

秋声、雨声、风声、更声、铃声、彩角声、笳声、砧声、蛩声、雁声,在这首很短的词中,蒋捷却用了是个“声”来形容秋天的到来,让人感受一个有节奏的秋天。也正如这首词一般,在我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中,总是有着一种非常强烈的季节感,在花苞中期待春天,在蝉鸣中等待夏天,在落叶中知晓秋天,在江雪中感受冬天。可惜,这种季节的感应已经慢慢流失了。

现如今,我们对于季节的感知还不如一棵树。一棵树,在风中感知季节地更迭,知道什么时候发芽、开花、结果、落叶等等,并将它生命中的每一刻一圈圈地记录在或紧或松的年轮上,而我们呢?季节地更迭,成为了电子表上跳转的数字,失了情绪。夏日我们坐在冷气房来工作,冬季我们则坐在暖气室里忙碌,季节似乎对我们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都市里的工作是没有季节之分的。

夏夜庭院里,静听蟋蟀鸣叫的凉意;冬日阳台上,午后阳光明媚的可爱。想来,在室内改变自然的当下,很难再体会。当我们知道秋天的到来,竟不是因为满地堆积的落叶,而是通过视频、淘宝上秋裤与暖气的广告,季节更迭所带来的惊喜与乐趣,恐怕再也难以体会。

工业发展神速的时代,仿佛看见季节的孩子在窗外探,蹑着足走远,走入了远方的树林……

END

图文编辑 | 长风

 图片来源 | 网络

灯火渺渺

酒肆弥弥

—灯火酒肆—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