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诗人黄龙一年作品回顾

文学沙龙2018-09-12 04:38:56

       作者简介:黄龙,真名李向明,现供职于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一年来在多家网络平台发表诗作数十篇。诗观:细致入微观察事物体验生活,诗意描写缤纷多彩的人生,追求诗歌脚踩大地,翅膀又飞上天空的精彩,拒绝死亡写作。

黄龙一年作品回顾

2016.12.26.怀念


烟圈袅袅飘着我的思绪

像喇叭一圈圈的声波

向外向全世界

一波波扩散


现在是23点12

距离12月26

还有48分钟

就与一个数字

123有关


这个数字一直深藏我心中

一刻不敢忘记

我是在水晶棺中

看见他老人家的

看见他慈祥的面容

和他安祥的微笑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像你的我的他的爷爷


而他又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他那双像是拿锄把的手

却握过惊天巨笔

认真地一笔一划

写出了唐诗宋词元曲后

又一伟大乐章


忘记所有的老人

不能忘记这个老人

这个带着湖南口音的老人


翻家谱

中华这个大家谱

都是他老人家的孙子


还有32分是他老人家的生日

分分秒秒牵动

亿万中华他的儿女的心


爷爷我爱您

这一刻

我和你的所有孙孙一样

翘首盼着几十分钟后

一个伟大的曰子来临


我说不岀多深的道理

我只知道你慈祥对我们好

是中华最好最好的一个爷爷

把另一个坏爷爷赶跑了

让孙子们穿上了新衣服

和吃饱了白米饭


虽然那个年代要粮票布票

和一切所有的票

爷爷我们不富裕但我们

活得开心

没有哪个叔叔敢

背后伸手贪污


是有您老人家坐镇啊

外面的人也不敢欺负我们

一场抗美援朝和援越

让那些窥视我们的人

至今不敢越

“三八”线一步


告诉您老人家

现在走到2016.12.25了

我们这一家子更富裕强大了

虽有印度阿三越南蛮子

还有您老人家的老对手

小曰本矮子,在我们门前

张牙舞爪

您的孙孙们不怵他们

不再用锄头把子了

而是用您老人家

也没见过的“高科技”

敲他后脑勺

教他

不敢窥视

我们这个家


今天

您老人家的豪迈气魄

不但您的孙子们仰慕

而且

全世界的人

都对您敬仰三分


中华

唯您一人

有这么大的气场

许多年后

还护着中华的

您的亿万子孙后辈


唯一遗憾的是

我小时没被您抱过

但我仍然爱您

爱您


爷爷

已到2016.12.26零点

您老123岁的

生日到

生日到


写于2016.12.26.零点


思   念


淡淡的淡一些再淡一些

淡得分不清远方的云和帆儿

轻轻的轻一些再轻一些

轻得难辨是烟还是霏霏细雨

濛濛的朦胧一些再朦胧一些

朦胧得心迷失在乳白的雾里

迢迢的遥远一些再遥远一些

遥远得要许多星星来填这段距离


一座峰

怀着这些默想

就这样开始从海底慢慢隆起

无论风吹雨打

无论电闪雷劈

它挺直脊梁仍旧屹立

地壳在变迁

时光在流逝

却只能无奈地默默咀嚼

那些

美丽而疼入骨髓的日子

只是太苦太苦的时候

它才呕吐出

呕吐出

山洪的苦汁


雪终于白了它的头发

却仍热气腾腾心窝那股温泉的回忆


等  你


夜的叹息

从树叶间

期盼的翅

驮不起

秒针痴望

让给分针

分针痴望

让给时针

目光种在这里都开花了

花凋

为什么不结你的影子

莫非

今夜

又开一朵谎


蜡泪雕刻的诗


我是哑巴     就毁掉水库卡在喉咙的闸门

让洪流尽情渲泄向你嘶吼出声音

我是聋子     就凿开冰河封冻耳朵的冰层

让听觉化为鱼儿张嘴贪婪把你的气息吸吮

我是瞎子     就撕烂黑暗蒙住眼睛的厚幔

让从未尝鲜光明的眸子尽情觅食你迷人的丽影


我是

是一支无嘴无耳亦无眼睛的蜡烛啊

我只能全身流泪流泪全身

无法说出心中的爱

但此心烈烈的燃烧

就是你在那茫茫的太空也能看见

看见

地球     中国     重庆    渝中区

有一盏

一盏为你而点亮的灼灼光焰万丈的神奇的灯


狼 图 腾


一骑狂野奔驰在苍茫大地

四蹄敲打地心

让岩浆随我们的心一起沸腾

套马的汉子

紧伏在一座强劲的心脏上

背驮

部落千年的图腾


在天的最后一瞬光亮里

冲入

世界的视线


一骑剽悍

钢铁般

浇铸在地平线上


一场爱情美丽的地震


题记:我们爱了很久,正式摊牌时,她忽然说她早已有了未婚夫,并拉来她闺蜜作证……


一股能量震动地面

她伙同闺蜜编织了这股“阴谋”的洪流

一下将我感情的基石撬动

摇摇晃晃

忧伤的泥石流顺坡而下


在我表白的清泉流向她后

不但没有滋润龟裂的心田

反而引发她和闺蜜联手

释放出一股狠狠打击我的力量

瞬间山摇地动

以前在一起的所有美好坍塌


还有许多我文字的树林在她空间里

地动山摇中

一股不甘不服的愤怒火焰

烧过的地方林木大片大片瞬间成灰

我痛快地焚毁着我们昔日爱情的白杨

本以为可以烧光过往的一切

让她空间光秃一片


她忽然也燃起一把火

先我一步毁掉我正要焚烧的一行文字的树木

像一条隔离带把我的火焰断开

抬头望去

那边我们以前的爱情森林

正在我炽热的火焰威胁下瑟瑟发抖


她以火焰对火焰把我烧醒了

从她的火焰中我嗅到了一股调皮和得逞的意味

原来她是要把我的感情翻个面

看看底下是泥沙还是抱玉的石头


写于2014.1.10

2017.3.25定稿


因为是你


这一世你是鱼,因为是你

这一世你是草,因为是你

这一世你是丫头,因为是你

我从没有你的恶梦中醒来


我带着前世的记忆

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你

万千向日葵向着太阳阳我一眼认出你


你是树我也化成树长在你身旁

放开心灵

根须深深扎进对方的无数轮回

汲取前世延续的爱

又凝聚今世晶莹的泪

复苏多世的千辛万辛的美丽


你是鸟我也化成鸟伴你左右

努力用熟悉的动作提醒你

而当意外我失去你

我也一头从高空撞向大地

让我们的脑浆和血液

融合在一起

融合苏醒记忆虽只是电光石火一瞬间

我已心满意足


悲壮都长出风雨来

长出雷鸣电闪来

长出我们粉身碎骨还手牵手的微笑来

因为是你

因为是你啊……


我在你眼中看见了一块大陆


追求你时我们的距离

是一片汪洋大海

浩大无边

心中生惧那一刻

从你眼中

我看见了一块大陆

以及

一座昭示爱情的灯塔


过程是苦并甜着的

是痛并乐着的


靠拢你,我靠拢你

往往游得精疲力尽

这个时候

你的考验多么无情

经常不搭手拉一把

反而一浪把我打翻打翻

远离歇脚的岛屿

甚至

用风暴的手狠狠摁我的头

摁进水里提起再摁

我的肺火辣辣的痛

呛进了多少抓狂多少委屈

谁也不知


就因为从你眼中

我看见了一块大陆

看见了一座灯塔

我的心

才绑上了义无反顾

才绑上了一往无前

并畅快地流

绝望和希望希望与绝望的泪

这混合在一起的滋味啊

是一种什么样的

全新物质


李   白


那颗心斟满了绝美的诗词琥珀

随便洒一滴

醇香也会在中国诗坛弥漫千年


人们只看见他谪仙的醉雅风姿

可又有谁看见过他诗人的泪


那泪

凝是凝固了,可曾在

他醉魂滴呵

陷落的长安入他胸中的愁肠

裂碎他对故国相望的日子

那碎裂的忧思,溅到

一千多年后,还散发着

烈酒的香味哩,甚至

在流放的途中,他还

一步一回头,回望

那烟尘中的故国哪


什么都已烟消云散

偌大的盛唐

化为一轮他最倾心的明月


捞呀,捞呀

任他怎么努力,都成了水月镜花


所以,他痴:我歌月绯徊

所以,他癫:我舞影凌乱


他的心斟满了对故国的最晶莹的情思

他无助捞月的孤影

也变成传奇的玉轮

滚动在岁月的茫茫烟波里


今夜有颗思念的星落下


一个夜晚

在黄花园大桥下

看嘉陵江

那是一个你不理睬我的日子

电波联系着你我

简单的两字“晚安”

是滔滔江水中的星光凝聚


那夜醉了

醉成一泻千里的江河

一颗思念的星落下

在夜色的掩盖里不被人知

豪华游船

一层又一层折叠着梦幻与迷茫

照亮了这条从脚下奔涌的大河


浪花簇拥着我不由自主分解成诀别文字

洄水再怎么漩洄后悔

电波已经一秒钟抵达你的码头

你正在装卸九龙坡美丽的月色

随便卸下一块组成两个字“咋了”

就化解了一场还没兴起就平息在源头的洪峰


今晚江水同样汹涌澎湃

满天月华编织张张拦截的银网

一颗思念的星落下又一颗思念的星落下

水漂般旋飞到期盼之地

早没了昔日你遥望的坝堤

也没有千浪回溯

任满江星光一夜滔滔向东向东向东


你永远不会知道


信任的宝塔曾光芒万丈

谣言的小妖偷走了镇塔至宝

像取走珠玉

媚之水失色辉之石失韵


黯黯淡淡的日子

一层又一层向上堆砌

却早关闭了天窗

不见了星月与彩云


我厮杀四野合围的黑暗

左冲右突

血染征袍

倒下也铺一条通向你的路


你永远不会知道啊

你给我看的流沙河

其实是我所化

是我向你轰轰烈烈滚动赤诚黄沙


蝴蝶的翅膀


西半球蝴蝶一扇翅膀

东半球中国重庆

一场龙卷风席卷了我的整个城堡

眼前一片飞沙走石


骤然遭袭

无数冰包砸下

所有的美丽

瞬间千疮百孔


世界一片混乱

重归洪荒时代

迷迷茫茫整整三天


海市蜃楼不断投影过去的花园亭阁

一片废墟中的无限美好

终于从主页她的地盘

她发射了血泪控诉的嫦娥二号

绝世倾情的回归仓

在我心里重重砸落

这时

我才知道变故是因我的一句话而引发


她在主页悬挂着这条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悲情

一匹银链泻地

飞溅朵朵阳光下她期盼的浪花


天这头陪你天那头


夜海茫茫

无飞舟竞渡

穿空而去的,是一箭射向对岸的长江索道


瑟瑟秋风里

摸遍你怨怼的石头也过不了今晚的长江

默默承受

破坏力不断升级的

你一夜怒发卷起的风云


后悔与反省齐飞

希望那边能出现你原谅的旗语

天这头我陪你天那头

今晚

共痛苦一色


你是铁匠我是铁墩

——沉痛悼念诗人郑功


诗歌从来不是单向的

你用铁锤敲打诗句

读者就是坚硬的铁墩


只有铁锤和铁墩力量的双作用下

才迸发出你那些诗句迷人的美丽

在一朵莲的诗里

你将自己比喻成一块污泥

那滋养莲的丑陋的黑

被你用铁锤不断击打

而我做为铁墩共鸣出火花

一部杰作就此诞生


你一生都在打铁打你的诗句

不负铁匠之名

那些在铁锤与铁墩之间成型的部件啊

组成了闪耀你人格魅力的诗歌


而叮叮当当的敲打之声

今天戛然而止

铁锤无力滑落

一些还未完成的句子

再也等不到那有劲的力量锻打


抽水机永远抽不干我心田对你的爱


纵然抽干了一口口水井和池塘

抽干了一条条小溪与河流

抽水机永远抽不干我心田对你的爱

我的笔尖哗哗不停

不分昼夜向外喷射着给你的晶莹诗句的甘泉


稿笺满了一缸又一缸

溢出的句子是否流进了你的眼睛


又是否流进了你的心

我看见一棵爱的胡杨

在沙漠里长出来

我们面前还横亘着的一块大沙漠啊

何时才会绿林成荫

何时才会水草丰盛

于是

滋养生命的水

不断从我的心中抽出来抽出来

浇灌着那些我们感情还有些冷漠的沙粒


开始是眼泪是血

后是我的心脏

再后是我皮肤内所有的骨肉的绝句


永远的圆圈舞


是谁

把我们缩小缩小又缩小

在这个唯美的微信表情里


你赤脚

却公主般炫耀一件粉色裙子

我布鞋

却王子般张扬一条补巴裤子


这是一个不被任何暴力侵袭的空间

一层薄薄的光罩里

我们头顶一片属于我们的天宇

我们脚踏一块属于我们的土地


外面的石头已被磨去棱角

里面却光可鉴人清新如洗

多么神奇的一层护罩啊

阻挡住了无空不入的时间小偷

也阻挡住了一切世俗的风雨


就这样手牵手舞啊跳啊

就这样脸上带着让世人惊奇的满足……


齿   轮


心和心咬合在一起

是你带动了我

还是我带动了你


就这样旋转

滴答滴答旋转在一块机械表里


拆开我们

是一堆无用的零件

组装好我们上好发条

我们又是一对

最亲密的伴侣

虽有短暂分离

很快

我们旋转过来的心

又严丝无缝地

紧合在一起


婴  孩


悄睡在时光的摇篮里

睡梦中一丝甜蜜一丝满足

玉藕似的白、嫩

这婴孩谁都想抱、想亲

只是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

我们站在奇异的距离外

见山水的褓姆在里面忙碌

见孩子的母亲——空间

正把这生下不久的小精灵

抱进她怀里


终于悠悠醒来

这婴孩学着,在地上滚、爬

爬遍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他吮的是中华丰美的奶汁

和古老民族五千年的梦想

岁月漫漫,死的已经死了

他还活着。他就这么神奇、美妙

至今,虽没有人碰触到过他

但他那胖嘟嘟的手

却搔痒了我们的心


他会,在我们这一代长大

他会,像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来到我们中间,和我们手挽着手

和我们一起登上巨蟹星座仙女星座

和我们一起在外星酿造,芬芳的美酒

今天,虽然相隔、相距

但我们仍看见他向我们走来

向我们走来:那时的诗画音乐

那时的太阳和月亮;那时的

台湾美丽的海峡,以及

那时的大陆甜美的苹果与葡萄

这婴孩笑着

向我们舞动着他的胖嘟嘟可爱的小手


跋  涉


走着。路一寸一寸把我丈量

绳尺拉长了影子


前进    高山

后退    悬崖

一只孤鹰鸣旋云外


绝壁小树长出坚韧长出倔强

长出

绝境中向外拱破石头的我


悬崖边的树


与雷雨交加挣夺一块残损树皮

奋力抗争

向贫瘠石头抠抢一口口粮

艰难养活自身

在黎明

吞吐浩然正气于崖顶


罡风正烈

从未腰有弧度弯成阿谀奉承

每匹树叶都是利剑

每根树枝都是武器挥舞出力敌万钧

这惊心动魄的一瞬

车窗外一闪便永远刻进灵魂


终于有人来替我照顾你了


两颗心的板块大陆

一次轻轻碰撞

海面便发生了滔天巨浪

继而台风

也强势登场


终于有人来替我照顾你了

该高兴呵,为何心又莫名痛苦忧伤

巨变中

不停涌来你悲诗的风浪

我呛了一口又一口

咳吐出来血的鲜亮


本在苦读

顾了鱼没顾到熊掌

缘分的空间有限

这不

矛与盾发生了冲撞

蓦然醒悟

爱情大陆架的支撑

你是一半不可或缺的力量


我要把一百万年压缩在一起


你说有几天没看见你了

你又说你有没有想我

仅这些够吗

你不知道啊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从我们爱上那一刻起

我就开始做一件事

——把一百万年压缩在一起


我担心将来我走在前面

所以

我要为你写好爱你的诗

这就是我将来留给你的财富啊

背着你

我悄悄地做着这些事


我要为你备下足够幸福的越冬物质

在将来我不在的岁月里

让你还能品到我的音容和笑语


这饼干状高强度压缩的一百万年光阴里

塞进去了我对你

无尽的爱,眷恋,和泪滴


我要永远把你捧在手心


我在苦练本事

练掌中世界

为的就是

要把你

永远捧在我的手心


怕你孤单和寂寞

我的爱

一部分化成掌中世界的山水

一部分化成掌中世界的花草树木

还有一部分化成掌中世界飞的爬的虫鸟


这个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平行

你冷了有温暖之处

你累了有休息的地方


这个世界

是我用全部的爱为你劈出来的

绝对安全

我要把担惊受怕和一切危险

与你隔绝


献给妞妞的诗


我们来自何方

前世是否也这么恩爱

这一世我不向你索要什么

我只要把最好的我

给你

我给你的

还有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爱意


假如有个没被人蹚过的绝美在面前

亲爱的

今世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闯吗

如果你愿意

我要为我们打造一艘船

一艘豪华的捕鲸船

在人们艳羡的目光中

向蔚蓝的大海启航


踏那狂风与巨浪

捕那海之鲸喷涌给我们的巨大惊喜

来吧

有我钢铁般矗立的身躯挡在你前面

有我绕指柔的温情为你铺一条风平浪静


也许在海上漂泊的日子很枯燥

也许无情的大海会随时把我们吞没

亲爱的

风暴撕裂你

必须先撕裂我

雷电毁灭你

必须先毁灭我

我们的船即使驶向地狱

我也要用我烧焦的手

为你挡下一切


也许佛祖会怜悯我们这对人儿

在前方点化

一条我们爱情的巨鲸

让我们从它那喷射的冲天美丽

捕获到我们一生的幸福


让我们把雷雨当坦途

让我们把风暴当平路

携手一一经历

一一经历


写于2016年末深夜元旦二稿


一个夏天的下午


你细语的黄蝶忙碌在我耳朵的花儿里

你心细勤快的小蜜蜂

也忙着来采我近日比花粉还多的烦心事

还有你浅笑俏皮的小蝌蚪

拽着我的心去欢乐的小溪嬉戏


整个下午你花语解人

放飞了许多灵思巧妙的小花蛾小蜻蜓

风也细细把小草尖流动的嫩绿梳理


而我最沉醉的是你不媚不俗不含人间烟火的花仙子

翩翩的舞动我们夏日的甜蜜


当然喽还有你非常黏人的调皮小甲虫小蚊虫

让我搔不到痒痒的在骨头里心坎里

以及你更淘气的小蛐蛐


最后最后是    黄昏    那嗷嗷待哺的

你小香舌的乳燕啁啾美妙的旋律


五陵山大裂谷


外星撞击

劈开如此巨大的口子

它的尸骨述说着当年那惨烈的往事


多少执念

聚为墨雾

翻腾着充满了不甘的气息


而花草树木

是它心窝长出来的深情语言

是它和它大爱的这个世界沟通的钥匙


水 晶 塔


有一座

晶莹

玲珑

的塔

塔基承受着我孤独的煎熬

塔身矗立着我长久的期盼

塔顶    塔顶呵   翘出

我苦苦的找寻

日日夜夜

夜夜日日

塔檐滴着我的泪水

塔铃响着我的心声

这塔——

雷雨把它劈不倒

地震把它摇不倒

只有你

只有你    轻轻一推

它便会倒下来倒下来

坍塌成一堆

一堆

黯然    和忧伤


你渐行渐远的背影


黄河倒流

万千波涛瞬间把我覆盖

昏昏沉沉中

只有不屈意志的旗杆没被淹没


是的,你的话是倒灌的洪峰

摧枯拉朽

把我们共同开劈的爱情良田毁灭

我回忆我们的每一个美丽

含泪倾诉的树根

想抓住我们感情不断流失的泥土


慌乱地不分巨细

一点一滴

从我们以前的所有美好

我挤出最甜美的甘汁

传输给想挽回你紧抓泥土的树根草根

死死攥住你渐行渐远的背影


你在我身边还是想你


有这样一座荒废花园

不长花也不长草

专生长破碎的夜灯、瑟瑟的秋雨

她独守寂寞

说看见夜灯想你看见秋雨想你

你在我身边仍然想你


那个花园的锁早生锈了

为什么我身上这把钥匙还耀耀生光


请不要对爱太悭吝


所有的坑我都见过

所有的坎我都历过

唯独这口爱情的井我没涉足过

里面不定期翻滚起骇人波浪

最后竟然冲天喷出

把请不要对爱太悭吝这句话

喷洒在井边的我身上

所有的顾虑被冲刷干净

就这么我被害了

义无反顾跳进了井里


黄龙往期作品点击欣赏

黄龙原创:你渐行渐远的背影 

黄龙原创:一件红色的小裙子

黄龙原创《雨》《藕塘》

黄龙原创:因为是你


黄龙原创:想为你写一辈子的诗

黄龙原创:我舰奉命撞击你舰

黄龙:丫头,我会永远想你

黄龙:当你的小船从北方出发

黄龙原创:丫头,我会一直宠着你


黄龙:一个夏天的下午

黄龙原创:2016.12.26.怀念

【佳作展台】黄龙:珍珠项链 (外一首)

【佳作展台】黄龙原创:蜡泪雕刻的诗

【佳作展台】黄龙原创:我是她身旁的一棵树


黄龙原创:思念

黄龙:水晶塔(外一首)

推荐‖黄龙原创诗三首

黄龙原创:致祖国 (外一首)

黄龙原创:你的名字(外一首)


【佳作展台】黄龙:狼图腾(外一首)

黄龙:抽水机永远抽不干我心田对你的爱

黄龙:你是铁匠我是铁墩

黄龙原创:2002南海上空的鹰

黄龙原创:一场爱情美丽的地震

       名誉顾问:杨 炼

       总       编:木 子(相思枫叶丹)

       主       编: 阿 静  

       编       委: 雪 儿   河汉女

       总编微信:tiantian19890902

       作家名录:文学沙龙作家诗人名录

       1、唯一投稿信箱: 241618280@qq.com 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所有投稿均视为“原创独家授权文学沙龙”不同意原创授权,请勿投稿)。两周未刊发,可自行处理。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

        2、“赞赏”金额少于10元不结算含10元);超过10元,2/3为作者稿费,1/3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无赞赏则无稿费,发表后第四天结算,后续赞赏不再发放,不同意此规则者请勿投稿。稿费红包24小时不领取视为自愿赞助平台

        3、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不提供制作预览。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4、以上文字黄龙原创授权刊发,版权为黄龙所有;插图来自网络,文字转载使用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