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刘强东一夜白头,任正非半夜哭醒,除了没有性生活,企业家更加:死不起、放不下

IT人物2018-11-04 13:34:41
综合自:岭南会(ID:lingnanchuanye)


马云集结了全球4万阿里人为18岁的阿里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成人礼,至今杭州的上空还响彻着几万人的欢呼声。


然而,在这喧嚣的背后,回荡着马云曾经那个略显苍凉却无比性情的后悔演说:我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因为工作占据了我的所有时间……如果有来生,不会再做这样的生意……我不想谈论商业,不想工作。



这绝不是马云的矫情!中国企业家几乎是最累的一个群体。而对很多第一代创业者来说,他们的生活几乎都是工作。在很多人看来,那种生活几乎是不可思议。有句话,说的好,中国的企业家,只有企业没有家。



马云:创业失败4次,曾失声痛哭


很多人光有想法,从来不行动。但是马云一有想法,却是马上行动。当时是1992年,马云是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的青年教师,28岁,工作4年,每个月的工资不到100元。


在辞职之前,马云便开始了创业,1994年,杭州第一家正式在工商局注册的翻译公司——海博翻译社成立了。当时经营举步维艰,翻译社一个月的营业额是200多块钱,可光房租就要700元。马云就背着口袋到义乌、广州去进货,卖礼品、包鲜花,用这些钱养了翻译社3年,才开始收支平衡。



马云后来说:“真正想赚钱的人,必须把钱看轻,如果你脑子里老是钱的话,一定不可能赚钱的。


1995年3月夜,杭州的马云家里挤满了人,这些都是马云4年来在教书时结识的外贸人士,马云想听听这些做外贸的人对Internet的商务需求。“我请了24个朋友来我家商量。我整整讲了两个小时,他们听得稀里糊涂,我也讲得糊里糊涂。最后说到底怎么样?其中23个人说算了吧,只有一个人说你可以试试看,不行赶紧逃回来。我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决定还是干,哪怕24个人全反对我也要干。”



宗庆后:从少年到白头,依然坚守一线


眼袋、皱纹、老年斑种种迹象表明,宗庆后老了。年轻时雷厉风行,老了之后看起来和蔼可亲。出生于1945年的宗庆后,创业30年来,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一年中200多天都奔波在市场一线。



工作几乎是宗庆后的全部,他上班不是朝九晚五,而是朝七晚十一,从年初一上到年三十,几十年如一日,而且他没有什么享受,简直就是为了工作而生。部下们说,他虽然在杭州生活,但是已经好几年没到西湖边去坐坐,看风景对他来说是一种奢侈。从少年到白头,宗庆后已经年过七旬,2017年娃哈哈成立30周年,而这位72岁食业老人依旧奔波在市场一线。


对此,宗庆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苦惯了。我小时候都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后来做生意也吃过不少苦,钱都是自己一点一滴辛苦挣出来的,但真的不太会享受。”



刘强东:京东面临倒闭危机,一夜白头


当年,刘强东以宿迁状元的身份考上了人大,到了大二之后自学程序开发,到了大三自己外面接活搞开发,按他自己的说法,毕业前挣了20万。过于自信的他在大四开始正式创业,投入24万在中关村开餐厅,不到一年就一败涂地,亏损40万,还在上学的刘强东被员工们合伙骗,刘强东跟父母艰难地还了账,第一次创业惨淡结束。



2008年,第一轮融资用光后的京东面临着倒闭的危险,正值金融危机,没有人愿意掏钱给一个不知何时能盈利的企业。那段时间,刘强东一天见五个投资人,说同样的话,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样:拒绝。“对兄弟们那种愧疚、和痛苦一拥而上”短短时间,34岁的刘强东额间已有明显的白发



马化腾:曾经缺钱想100万卖掉QQ


1998年,离开润讯通信的马化腾和5位同学共同创办了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那一年互联网产业在中国正处在蓬勃初期,网民才300万,公司经营一度举步维艰。



1999 年 2 月,腾讯开发了网络即时通信工具——腾讯QQ。马化腾把QQ放到互联网上供用户免费使用,不到一年就发展了500万用户。然而,QQ的大量下载和暴增的用户量这时却成了公司的“包袱”,对于这家“缺钱”的初创企业来说,别说更新设备,就连一两千元的服务器托管费也是巨大的压力。


在朋友的劝说下,马化腾开始想要100万卖掉QQ。然而在谈判中,一些网络运营商要求独家买断,这让本想靠QQ软件多卖几家公司赚钱的马化腾非常犹豫。QQ卖不掉,但用户增长却很快,运营投入越来越大,马化腾只好四处筹钱。银行没听说过凭“用户注册量”可以办抵押贷款,国内投资商关心的不是技术,而是腾讯有多少固定资产。一连谈了4家都没有达到底线,马化腾决定留下QQ自己养大。



任正非: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常常哭醒


“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研发失败我就跳楼”,这是任正非在华为创业维艰期决绝说出的话。



那时他先后历经爱将背叛、母亲逝世、国内市场被港湾“抢食”、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核心骨干流失……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依旧深感无力。这位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在部队锤炼多年,外人眼里坚强如铁的商业硬汉曾经如此艰难。


此后,在一封给华为抑郁症员工的公开信中,任正非坦诚,自己“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他的身体还得了多种疾病,因得了癌症动了两次手术……



王健林:被迫借高利贷


刚满15岁的王健林从四川绵阳来到东北,成了一名娃娃兵。每天背上10多公斤重的装备,在齐膝深的积雪中徒步40公里,每次拉练的总路程甚至长达上千公里。从军18年已经成为团职干部的他,却遇上了“百万裁军”。



创业初期没资历,没实力,为了公司借过高利贷,说好的贷款却被银行放鸽子,人人都不想碰的旧城改造他敢接,不懂城市规划,前3年就当了222次被告,这个一根筋的人如今却是地产生意遍布全国,而且还积极进军文化产业,收购了国际院线巨头的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


有人问王健林:你创业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王健林提起当年不无感慨:最困难就是创业、创新,没有资金。找国有单位借钱,还要做担保,还得提供一年25%的回报。



柳传志:在传达室创办联想,艰难时夜夜失眠


1980年代,已年逾40岁的柳传志主动提出了要创业,联想诞生在一间20平方米传达室里。虽然政策给与的支持很多,但创业成立之初,公司里最令人头疼的是不知道发展方向。于是,包括柳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当过“倒爷”、“板爷”,在中关村拉平板车去卖运动服装、电子表、旱冰鞋、电冰箱。



经人介绍,柳传志找了一家进出口公司,让他们把这个钱换汇打过去。柳传志就回了北京,当时还留了个同事在那看着他。结果快一个礼拜也没消息。


柳传志急得连表都没戴,立刻飞到深圳,到那去找发现人没了,当时真吓傻了,“带着板砖在他家憋着,最后人家自个出来了,人家说你那钱我给你挪用了”,最后还是把事情给耽误了。柳传志后来回想起来,柳传志在刚开始办企业的时候,多次有过太大的惊吓,他说“差点儿吓出神经病来”。



 压在企业家身上的 " 四座大山 " 


中国有一群坚持奔日子的人,一群愿意做大树的人,企业家们正是这样的人。而吴晓波观察到很多人觉得做企业越来越累。


企业家很脆弱,但他们更不敢病、死不起,为何?背后其实是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这些无疑是悬在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岛君总结了四个方面。


1、处理政商关系大多要靠企业一把手


冯仑曾总结了 30 年民企的三种死法,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商摩擦。政商关系的问题是企业死亡率第一的原因。湖畔大学研究企业死亡率第一位的也是政商关系。


中国的商业环境中存在着两种资本形态的企业,一种是国有资本,一个是民营企业,甚至还被称为非公企业,这种称呼无意间也加剧了两者的分化。在前不久《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 500 强榜单中,中国上榜公司有 115 家,80% 的中国入榜企业是地方国企或央企。民营企业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在很多领域,民营企业即使做得再好,也只能扮演跑龙套的角色。而民营企业家亦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辞职下海,弃官经商的梅永红讲过他在地方政府工作期间,看到很多官员对企业家吹胡子瞪眼睛,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令人心寒。


亲、清的政商关系定调,给民企松绑,让民企看到更多希望,但也需要企业家更有智慧地维护和经营。尤其是一些在地方的大型民企,早期有公有资本参股,后来被充分授权,发展壮大至今,这其中的权力平衡并非一般人可以驾驭。


2、中国民企大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内部管理跟不上


除了华为、万科、联想、新东方等少数大型民企外,中国有超过 2000 多万个中小企业,这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撑力量。在发展过程中,捉襟见肘、跌跌撞撞、死扛硬挺、野蛮生长,在奔跑中调整姿势,这是中小企业的真实写照。


中小企业在初创前期,几乎一切的导向就是生存、活下来。在这种背景下,建立合理而完善的人才梯队管理制度是极大的奢侈品。很多民企的一把手也扮演了精神领袖的角色,大权紧紧地握在自己手里,亲力亲为。这更容易导致一家企业以创始人为大,严重依赖单独的某一个人。这也加剧了一家企业的风险。


3、很多第一代创业家没有做好交班


根据 " 新财富 500 富人榜 " 的数据显示,我国 50 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为 67%,这意味着近七成的中国家族企业需寻找接班人。未来五到十年内,我国将有 300 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的问题。


麦肯锡上海区董事总经理张海濛先生曾在岛君的采访文章《民企转型的三大动因、成败关键、老板格局…这篇讲透了》中提到:


实际上,大部分第一代的创业人现在刚开始要交班的时候,就会发现时间已经不太来得及。我认为现在很多的中国第一代创业家没有做好交班,没有对自己下一代的领导层做好安排。


选择家族的内部人接班企业,这是第一代企业家的优先选择,也是中国民企接班换代的最典型、最常见的模式。新希望的刘畅、娃哈哈的宗馥莉、碧桂园的杨惠妍是目前已成功接班的 "80 后 " 二代。而即便从小接受培养的二代也未必愿意接班,比如曹德旺的儿子曹晖。


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初创人选择职业经理人的接班模式。柳传志把联想的接力棒交给了杨元庆,王石把万科交给了郁亮等等。


第一代创业家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前,就意味着依然要奔波在企业的第一线。


4、外界舆论与资本的压力


小编曾在现场听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对自己的股东和员工说:公司股票能否持续增长,最大风险是我的身体是否出问题。


一个企业家对稳定或提高一家企业股票市值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也因此,一家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创始人或老大身体若有了异样,公关部门采取的措施多是稳定军心,守口如瓶。


而一旦一个公众人物的病情被曝光后,很容易迅速成为各大媒体争先转载的头条,也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比如乔布斯、李开复。当乔布斯患有胰腺癌的消息在 2004 年被传出后,整个 " 苹果世界 " 陷入了一种恐慌。


一把手保持健康,不光是对自己,而且是对企业员工、投资人、资本市场的一种交代。



●本文编号107,以后想阅读这篇文章直接输入107即可

●输入m获取文章目录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