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校园密室之(8)封闭的密室

幻想号2018-07-02 07:53:17

周一早晨有些凉意,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很快就被四周泛起的浓浓白雾遮了个严严实实。这样的天气,实在太有利于进行秘密活动了。杜小聪心中狂喜不已,起了个大早,匆匆喝了杯牛奶就往学校赶。

不出所料,夏添已经早早来到学校,正在校门口等着他呢。两人心照不宣,挤眉弄眼一番,蹦蹦跳跳朝雾蒙蒙的校园里跑,弄得守门的保安叔叔直夸两人是爱学习的好同学,这么早就来学校复习功课了。

两人甚是得意,脚步都变得轻盈起来,一会儿就跑到了学校操坪前,借助朦朦胧胧的雾气,他俩在教学楼前转了个弯,悄无声息钻进废弃球台拱洞里。

“现在是七点一十,”杜小聪抬起左手,看了看电子表上的时间,“我们还有五十分钟用来探险,准备好了吗?”

夏添点点头,急不可耐将手放在猫狗画像中间按钮上,先是调整方向,接着连按六下,“砰”的一声,画像缓缓裂开,露出了黑暗狭小的洞口。

两个小家伙先是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牙一咬,一前一后开始朝里面爬。很快,两人就从蜿蜒曲折的台阶里爬了出来,一左一右站在了宽敞的房间里。夏添很机灵,不等杜小聪将手电光照过来,便自个儿沿着墙壁摸索开关。一会儿功夫,随着他用力一按,房间里响起“啪嗒”一声,淡淡的黄色瞬间笼罩整个空间。

“有点不对啊!上次好像是红光,今天怎么变黄色了?”杜小聪揉着眼睛,疑惑地问。

夏添愣了下,随即回头在墙壁按钮处看了看,半天才说:“哎呀,好像按错了,上次按的是左边,今天按的是右边的。”

话音刚落,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轰”声,紧接着“咔啦”一响,似乎什么东西紧紧闭合了。

“糟糕!上面的门关上了!我们出不去了!”杜小聪大喊一声,脸都绿了。

“不,不会吧?要不我们返回去看看?”

“声音传来的方向刚好是上方,而且,洞口吹来的冷风也消失了,百分百是洞口大门关闭了!”杜小聪说。

“这,这可如何是好?我们难道要在这关一辈子?不要啊!”夏添越想越怕,竟呜呜的哭开了。

“哭也没用啦,”杜小聪其实也六神无主,但不得不强装镇定,“我们先看看,走一步算一步……”

“别,别说了,它,它出现了……”刚刚还在抽泣不已的夏添突然安静了下来,用极轻微的呼喊打断杜小聪的话,手指着左面满是怪瓶子的墙,脸部肌肉挤到一堆,像是看到了异常吓人的大怪物。

杜小聪扭头一看,墙上果真出现了一个逐渐变大的狰狞黑影,尖牙厉嘴凶神恶煞,在淡黄的灯光下左右摇摆,像是随时能把人一口吞了。更恐怖的是,黑影迅速扩充,瞬间将整面墙全部占领,似乎马上就要从墙上跳出来一样。

杜小聪定了定神,握紧了手里的电筒,猛然一个转身,将光线朝身后角落里照射过去,只听“汪汪汪汪”一阵狗吠,一只吓坏了的黄狗蜷缩脑袋,正不知所措看着两人。

“啊?还真是这只流浪狗!”夏添怔怔地盯着眼前这只狗,又回头望望墙上缩成一团的黑影,半天才缓过神来,“差点被你这坏东西吓了个半死!”

“汪呜呜……”黄狗低声嘶吼,完全没了前几天那个亲切劲。

“哈哈,把戏被我们拆穿,就不喜欢我们了吗?”夏添咧开嘴大笑,神气活现在衣服里掏出一个吃剩下的包子,往狗狗面前一丢:“不要忘了我们可是经常送东西给你吃哦!再给你吃一个,别凶巴巴了。”

黄狗嗅了嗅身边的肉包子,犹豫了下,前爪把包子翻了翻,然后欢快的咬开了,嘴里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像是许久没吃过东西一样。

夏添更乐了,把身上口袋掏了个便,见实在没东西了,才问:“小聪,快拿点你吃剩的早餐出来!瞧黄狗饿得!定是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小聪,小聪……”

一连喊了几声,周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夏添回过神,扭着脖子看了一圈,四周空荡荡,哪里还有杜小聪的人影?

活生生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了?夏添脸都吓白了,沿着密室饶了一圈,几乎是哭着大喊杜小聪的名字,弄得狭小的房子里到处都是哭哭啼啼的回音,好似来到幽闭的恐怖小屋一样。

“别喊了!别喊了!”不知是不是夏添绝望的声音感动了上天,杜小聪的回答终于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循声一望,杜小聪果真又回到了小屋,一只手举着电筒,一只手正在拍打身上的灰尘。

“这么一惊一乍干什么?”杜小聪感到有些好笑,“我只不过沿着通道回去确认了下,是否是真的门关了。”

夏添顿时觉得非常不好意思,结结巴巴说:“你,你应该打个招呼再离开我嘛!这地方本来就怪怪的……算了,不说这个了。门真的合上了吗?可以从里面打开么?我们,我们还能出去吗?”

“门彻底合上了!我推了推,根本不能从里面打开,”杜小聪皱着眉头,双手做了个推门的动作,“甚至,门上连一点点小洞都没有,我举着手电观察了好久,严丝密缝……”

“你找小洞干什么?”夏添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可以缩小了身体钻出去不成?”

“不是这意思,你想想那条狗!”杜小聪神秘地说,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眼底闪着智慧的光:“它应该是长期住在这个密室里!门口并没有狗洞,如果没人开门,它怎么才能出去觅食呢?”

杜小聪话还没说完,夏添已经激动地手舞足蹈了!这是个重大发现!既然黄狗不能从门口出去,说明这密室一定还有别的出口!

“快快!我们让黄狗带路!要上课了!可别迟到了!”夏添兴奋地边说边朝黄狗所在位置指去,“他吃了我的包子,应该会感谢我的!”

杜小聪顺着他手指方向一看,顿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昏暗的角落里根本没有黄狗的影子,只剩下半个包子孤零零的躺在地上,那上面的狗牙齿印,甚至还“呼呼”地冒着热气。

“黄狗!居然,居然也消失了!”夏添因为过度惊吓,腿一软,踉踉跄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