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一夜迷山

京师地质兵2018-05-13 11:57:37




8月的到来,海拔400米以上的大兴安岭就展露出了浓浓的寒意,弱小的白桦树用满地的落叶向秋俯首称臣,苍老的落叶松用渐渐黄意向秋拱手致敬,只有樟松依然挺拔保持着绿意,展示着与众不同。

查拉班河上游,高天蓝蓝,飘荡零星的白云,风儿在松林里轰轰声。三个矫健的身影,踏着松软的落叶,驰行在密林中。

走在后面的小男孩小声说:“哥,我们还得走多长时间才能到。”旁边的青年男子说:“不能你问,你总是在问,到了不就知道了。”听到这个声音,走在前面的青年笑了笔说:“不怪他,第一次谁都这样。”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男子问:“老龚,我们是几点出来的?”“我们是八点出来的”青年男子回答。“现在几点了,你的是机械表吗?”,“下午三点,我是电子表”,小男孩近不急待地回答。“小郭,累了吧,咱们休息一会吧”,前面的青年男子说。



下午的密林,静悄悄的,三个人谁都不说话,树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小郭眼巴巴地看着这两个人,想说话又咽了回去,怕老龚骂他。

“宋哥,把大衣丢了吧”,老龚终于开口了。“只能这样了,其他的东西再留一留”。

“出发”,老宋突然跳起来,谁也没有看,向东独自急行。大龚和小郭赶忙爬起来,去追老宋。

大兴安岭真是奇怪,蓝蓝的白云,天上飘着,却突然刮起风来。瘦弱的白桦,四下摇摆着,挺拔的樟松也不停地晃了又晃。

山上还有沼泽,这是大兴安岭的一个奇葩,行在沼泽上忽忽悠悠,就像醉汉在摇船。

爬上山顶,老宋拿出了地形图,四下张望着,“妈的,咱们已经出图啦,小郭有火吗?”。

“宋哥,班长怕我吸烟引起山火,上山前把烟、火都搜走啦”,小郭怯怯地说。

“这些狗日的,想害死咱们啊!”,老宋狠狠地啐了一口,“我们必须在六点前赶到集结地,你们要跟紧我。”

在密林和沼泽中,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着,步履明显放慢了许多。大兴安岭密林处处是倒树枯枝,走起路来跟头把式的,又何况是一天没有吃饭的人。

天慢慢地黑了,空气慢慢地冷了,老宋大龚小郭也慢慢地停了下来。“宋哥,天这么黑,说不上走到哪去,我们不能再走了”,大龚不无焦虑却又无比冷静地说。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啦,咱们就在这野营了”,望着天边的那轮明月,老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

深秋,大兴安岭的蚊子小咬少了很多,大个瞎蒙更是不见了,但是秋日的寒冷,却比蚊子小咬瞎蒙厉害得多。

远方不时传来不知名动物的叫声,一会就渐渐地远去了。“那是儿狼吗,宋哥”,小郭又忍不住说了一句,好奇怪大龚居然没说他。无论何时何地,老兵骂新兵那是天经地意的,实际上老龚也没比小郭大几岁。

老宋向四周看了看,“那有棵大倒树,搭个窝,我们就睡那了。”好在三个人有二个人都有一定的野外经验,七手八脚地折了一些树枝,收集了一堆树叶,月光下树叶上闪耀着亮光,那是寒冰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一个象征性简易的小窝棚很快就形成了,当然是四处漏风透亮。老宋说,“小郭睡中间,以免尿炕冲跑了。”

躺在松软的树叶上,头向着那棵大倒树,满天的星光洒在他们的身上,阵阵寒间不断袭来。

“宋哥,我妈就我一个儿子”,小郭翻过身来突然说,茫然中似乎有点绝望的心情。

“等你妈来部队,我请你妈吃饭,咱去金京十六楼”,老宋认真地说。

小郭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一会谈到了他爸爸遇害,一会谈到了他当兵坎坷,一会又说战友之间的趣事,小伙子好像长大了很多。

一轮明月当空挂,小郭横在老宋大龚中间,点点星光洒在小郭的身上,轻轻的鼾声透露出他的劳累,稚嫩的眼角几滴泪水,流到腮边凝固。

夜是漫长的,冷是钻心的,猫头鹰的眼睛,狍子的叫声,野猪的哼哼声,都打不断老宋的思绪,老宋想,“小郭,黄金兵有泪不轻弹,我一定要把你们带出去”。

天,四点多就亮了,柔和的晨光照在小郭的脸上,越发显得他的年轻。大龚也坐标起来,低声说:“宋哥,咋办?”。

“喝足水,继续前行”,老宋犹犹豫豫地说,这个时候最怕遭到别人的反对。

大约5:30小郭也从睡梦中醒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老宋。



太阳升得越来越高了,老宋好像也越来越有底气了:“一会儿,咱们向那边走”。

“宋哥”,大龚轻轻地拉了一下,“这边是反的,咱们应该向那个方向走。”

“再听我一次,就按这个路线走”,老宋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没走出500m,一条大河横亘面前,河道宽阔水流清澈湍急,老宋看了看太阳,又看了看河的流向,坚定地说:“这是查拉班河,咱们得救啦,跟我走吧。”

正要直接趟过查拉班河,他们突然发现一根粗大的树木横在河上,顺着这棵树就可以过河,也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

过得河来,树木特别密,荆棘丛生很难行走,看着大龚质疑的目光,老宋说:“林子那边肯定有条路。”费了好大的力,才穿过那片树木。

一行三人,稍做休息,又向前行,“我们得救啦”,前面的老宋大声喊叫着。后面的两人,扑扑腾腾的赶过来,不远处一条林间砂石路,洒满了阳光。

那一年,老宋25岁,大龚23岁,小郭只有18岁。能在短时间内活着走出大兴安岭,确实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你可能还喜欢

 

1、毕业10年啦,我总记不住罗盘怎么校正?

2、地质罗盘上的东西方向为何要颠倒?

3、复旦教授:不打不骂不罚是培养不出优秀孩子的

4、学术狗,打造论文免费下载第一品牌!

5、野外生存技巧



京师地质兵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监制:号外

策划:祁越

主编:京都山人

编辑:郝剑 颂扬

视频:郑云工作室

邮箱:41376778@qq.com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