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天帝反抗梦

精彩生活有你也有我2018-11-02 02:53:18


第一章 正邪精神体

小子,给我记住了,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和她说话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听见了没有?CAO走!"一个剃着平头叼着烟大约十七八岁上下的男孩子朝站在他身后带来的两个帮手挥了挥手走出了这个有点偏僻的小巷子……

"呃……呼呼……"我扶着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满身的泥土和灰尘,左裤腿已经撕掉了一块露出了有点淤青的皮肤,左眼已经肿了一大片嘴角也破了一个大口子正往外渗着血丝,感觉就好像刚从垃圾筒里钻出来的一样。

此刻天已经黑了下来,天上的月亮静静的悬挂在空中周围点点的星星点缀其中。我抬起头看向皎洁的月亮不知为什么感觉有种好想哭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自己真的好无能好懦弱,学习不好还经常受到同学的欺负和嘲笑,这无疑给我的自尊心带来的极大的创伤,说来可笑我竟然懦弱到受到了同学的欺负竟然不敢和家里人说只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或者是被窝里偷偷的哭泣。

今天下午是因为作业的问题我问了一下我们班的班花张娇后也不知2班的霸王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放学后就被他堵在了这里。说实话我承认我对张娇存有好感,但因为学习的关系在加上自卑的关系所以我只能把对张娇的这份爱深深的埋进心底里了,因为我知道我配不上她。

唉……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的折磨我,我真的感觉自己没有勇气再生活下去了,老天爷我该怎么办啊……我慢慢的低下了头用手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往家里走去,没有人能知道此时我的眼里有一丝晶莹的泪光再闪烁……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过后,随着木门轻轻的被打开一位带着围裙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一见我这副模样吃了一惊,"若寒,你这是怎么了?快进来"说完那位中年妇女慢慢的将我扶进了屋里。再我坐下之后母亲给我端来一盆水和毛巾我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泥土。

"又和别人打架了?"母亲关心的问道。看着母亲那关心的眼神我心里面一阵阵的酸痛"妈,我……"我实在是不想说,真的不想说,我不想让我的父母替我担心我也不想让他们看到我那难过的面容。"唉……"母亲慢慢的坐在我旁边道:"是谁打得你明天让你爸去找他。"

"妈,算了吧,我没事真的没事"我拒绝了母亲的想法,因为我不想拖累我父母,说实话我苦点没关系但我不希望牵连我的父母更不想也让他们一块承担别人对我的嘲笑。母亲听了我的拒绝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转身进了厨房。过了片刻母亲端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摆在我面前,"饿了吧,快趁热吃吧,吃完早点休息""恩"我冲母亲点了点头随后拿起筷子一个人默默的吃着热乎乎的面条。

在我吃完面条洗刷完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含着眼泪轻轻的闭上双眼。那一晚在梦中我梦到了自己变得很强很强……

就这样在我挨揍后又过了好长一段被人嘲笑的生活后,我还不知道一个全新的生活即将要开始了……

"妈,我回来了。"这一天我背着书包回到了家,这时和往常不一样的是母亲并没有在厨房而是在客厅里等着我。"若寒,过来一下妈有点事情要和你说""恩?什么事?"我来到母亲的身边问道。"昨晚和你爸商量了一下,你初中也毕业了决定把你送到普阳高中去读书。""普阳高中?"我这所高中我是知道的,既不坏也不好的一个普通高中,说实话进普阳高中很好进,虽然很好进但是没有一笔费用也是进不去的。

"妈,你们哪来那么多钱?"我不解的问道,我希望能从母亲的脸上找到那笔钱是从哪来的,说实话我家并不富裕我不希望因为我在这里受到别人嘲笑的关系而让家里花费这一笔钱。可是事实上我错了,我从母亲的脸上竟然一丝也没发现答案。"若寒,不要问太多了,家里面还是有足够的钱送你到普阳高中上学的,下个星期一就送你去报道吧,别想太多了安心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我发现母亲的眼神很坚定也就把还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就这样我被送到了离家比较远的普阳高中,在刚到普阳高中的时候看着父母离开回家的背影时我心里真的好难过,第一次离开家到这么远的地方上学而且还要一个人呆着任谁的心里也不会好受。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故意安排,在我来到普阳高中上学后的第七天竟然也遇到了上次为了张娇的事情而揍我的初中霸王李珂。

"哈,小子,想不到你也转到这所学校里来了啊?真是巧啊,看来咱们还是要互相多沟通沟通哦,哈哈,哈哈哈哈……"在我放学时准备出校门吃饭的时候正巧李珂和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来到我面前奚落了我一番然后带着他的朋友摇头晃脑的离开了。我知道李珂说得多沟通沟通是什么意思,这时我才发觉我自己好孤单好孤单。在普阳高中上了一个来星期认识到了一个我认为比较不错的朋友陆平,可能是由于性格的关系吧我们两个蛮谈的来的,今天下午放学他说他请客叫我到学校外面的‘田产’饭馆吃饭,结果却碰到了李珂,唉……看来又要受他欺负了……我心里面顿时有感觉失落了许多。唉……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发觉自从我被李珂揍了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自己的性格有了一点点的改变,起码我想开了一点一切顺其自然吧。

在我和陆平吃晚饭往学校走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学校边上的小树林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呼喊声。"陆平,你听,有呼喊声,好像是个女的"我拉住陆平指着小树林小声的说道。"哪有……"还没等陆平说完我又听见了一声呼喊声,这一次我听的清清楚楚的却是一个女孩子的呼救声。我连忙冲进了小树林里,连陆平在我后面咋呼我我都没有理会直接冲了进去。在我搜寻了好长时间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于是我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拨开草丛发现面前站着四个男子正对一个女孩子淫笑着……其中一个带头的刚想上我连忙冲了出来大喊一声:"住手!"我现在连我自己都感觉奇怪,以前的我可是不会这么做的啊。刚想着一名男子的拳头挨上了我的肚子我立马痛苦的蹲了下去,接着我便感觉到身上迎来了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袭击,接着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昏暗中我感觉我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幽灵一样漂浮在空中,点点的星光将我包围了起来,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我置身于一片半黑暗半透明的地方。这时一个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水若寒,你还好吗?""你,你是?"我有点吃惊这个说话的声音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呵呵……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你万年以后的你,我叫无。""万年以后的我?不明白……"我摇了摇头道。"对,我是你万年以后的你,其实我属于一半正义一半邪恶的精神体,其实每个人都有正义和邪恶的一面而我恰恰是融合了这两种精神而在你脑海中形成的一种意识。"

"那你干嘛在我体内觉醒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以前的记忆好像已经全部遗忘掉了,现在存在我体内的记忆是要帮助你。""帮助我?怎么帮?"我有点不解,一个精神体能帮我什么忙呢?"我刚刚想完那个声音又传来了:"我的记忆告诉我要把你体内所有的正义精神和所有的邪恶精神全部激发出来并且在激发你的精神的时候同时赋予你超强的记忆力智力和特殊能力,但是虽然我把你正邪两面全激发出来但我的记忆并没又告诉我激发出来后该怎么做,也许这些只有靠你自己了,依我的认为你控制不好将会被纯正义或纯邪恶吞噬,后果我也说不清楚但值得肯定的是相当可怕。"

"……"我沉默了,虽然我很想要这样的能力可万一被两大精神吞没了怎么办?这时声音又传来:"你看看万年以后的你吧,"说完我面前浮现出一个画面,一头天蓝色的长发,健壮的身躯,真的好帅……连我都禁不住看呆了,"记住,这就是真实的你,在你醒后你将会戴上一副眼镜掩盖你真实的模样,记住不要摘下眼镜恢复你真正的面目否则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会一直存在你体内在你需要的时候我回来帮助你的,记住我的话,切记切记……"我听完后还想说什么但始终开不了口,渐渐的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了……

第二章 邪念盛起

"严老师,若寒还没有醒吗?这已经是第七天了……"

我朦朦胧胧中听到了陆平的声音,张开有一点吃力的眼皮只见我的周围全是白花花的一片,过了好一会我才看清了周围。"咦?严老师,快看若寒醒了!"这一句话将大家的精神力全部集中在了我这边,严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第一个围上来慢慢的将我扶起。"老师,水……"我现在感觉我的喉咙好像是被火烧了一样难受。"哦,哦我去倒"陆平表现的瞒机灵连忙转身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在一杯清凉甘甜的水从我的嗓子缓缓的流进肚子里后我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舒服了许多。

喝完水后我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严老师,我怎么会在这里?""若寒,听陆平说你们在学校的时候你为了救一个女孩受伤了被送到这家医院,老师听说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你没事吧?""受伤?"我想起来了,我只记得和陆平在校园里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呼叫声我本来想去救那名女孩的,可是后来就不知道怎么晕过去了,还有……我好像记起了我昏迷的时候在梦中所遇到的事情,万年后的我…一头深蓝色的长发还有正邪两种不相立的精神体…难道我真具有了‘他’所说的能力了吗?还是……"若寒…若寒…"一声轻呼将我的思绪给唤了回来"啊,啊?""若寒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严老师看着我刚才那种投入的神情以为我又哪里不舒服了于是担心的问道。"没……没事,放心吧老师"说着我伸手一翻身拿起杯子就要喝水,这时严老师有点吃惊的望着我我有点奇怪严老师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严老师你救放心吧,若寒命大着呢被捅了两刀都没事,哈哈"陆平在一旁打哈哈道。"啥?"我左手拿着杯子呆坐在那里,不会吧我被捅了两刀我都不知道,而且现在……现在我也感觉不到疼痛啊……这时我突然看到陆平冲我眨眼睛马上心领神会于是连忙用双手捂住胸口装作因为刚才剧烈运动牵动伤口所引发出很痛苦的样子……

"不对吧?我不是听陆平说你受伤的部位在腹部的吗怎么到胸口去了?"

"…………"

"…………"

在严老师扶我躺下之后又顺便叮嘱了我一些后便离开了,本来严老师是想留下来陪我的可是由于学校下午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也就没有留下来,在严老师走后不久我连忙起身对着陆平不满道:"你小子也真是的,明明我没有挨刀你偏偏和严老师说我被人捅了几刀……""嘿嘿,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嘛,你这次昏迷了这么久如果不说严重点能瞒过去嘛况且你这是见义勇为受的伤又是在学校里,学校里肯定除了出你的医药费外肯定还会因为你的见义勇为奖励你的到时候就可以拿着奖励金去……"后面的话陆平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从他现在那陶醉的表情上肯定是用来胡吃海塞了,靠,到头来还不是为了自己?"对了若寒你饿不饿啊?我去给你买点便当回来?"见我点了点头陆平飞快的冲出了病房。

我这时躺靠在枕头上想着我昏迷的一些事情,靠,那个该死的‘无’为了和我说那么几句话竟然要我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不过对于他说的那种帮我引发体内正邪两气并且赋予我超越一般的能力和记忆力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不就变得很厉害了吗?此刻我越想越兴奋,连忙抓起电子表看了看时间6点25,我连忙起身抓起衣服就向外面走去。

来到医院的楼底下,找了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想试一下我所谓的超越一般的能力,可是来到地方我便蔫了,这个……所谓超越一般的能力……该怎么用?我完全不知道‘无’所说的超越一般的能力指的是哪方面的能力,该怎么去运用?我完全蔫在了原地,几十秒后……我慢慢悠悠的走出了医院向着院外的大马路走去,想上外面的街道上去透透气,依我现在的想法想不出所以然来干脆就不要去想了,免的自己那么累,还是到繁华的街道上去溜达一圈玩玩吧。

来到这所城市最繁华的街道"正平"街上看着穿流不息的人群后我的心情似乎好多了,这条"正平"街是这所城市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而且离着普阳高中和邻近的几所高中最近所以每到放学便有很多学生来到这条街上购购物逛逛街,而且街道的两旁一边是‘丽星’娱乐广场另一边则是‘丽河’公园,也方便不少情侣和老人来这里约会和娱乐。

我无聊的边看着街边的叫卖一边无聊的向前走着,这时一阵微风卷带着沙粒吹进了我的眼中,"唔,迷眼了"我连忙摘下眼镜去揉着自己的眼睛,我此刻竟然忘了‘无’曾提到的话不许摘下眼镜,这时一个女孩子的尖叫想起:"抢劫啦!救命啊抢劫啦!"不知怎么我身体驱使我朝着声音的方向飞奔而去,此时的我犹如一条蓝色的光芒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之中,很快我便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男子急速的往街外跑去,我连想也没想脚下不觉用力更快的追了上去,那名男子此刻已经快要进入了一片小树林,我连忙飞快的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子纵身一跃踩着一家小饭馆的墙壁犹如一颗蓝色流星急速的向空中驶去,然后在空中一个漂亮的右转身打出这枚石子,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名男子抓着包滚进了小树林的深处,而我此刻也趁机追了上去。

来到小树林的深处发现我前面不远处站着三个手里提着砍刀的壮汉,而旁边则是一个中年男人怀里竟然抱着刚才抢包的那名男子,那名男子早就已经断了气,石子穿过他的喉咙当场毙命的,其实在我打出那枚石子穿过他的喉咙的时候他就已经断了气,之所以他还会滚到小树林的深处是因为我打出的石子太过于强劲了,石子上包裹着的气流将这个男子给带到了树林的深处。

"杀我兄弟,我要你的命!"说完和那三个壮汉一起提着砍刀朝我冲了过来,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嘴里‘哼’了一声,之见其中一名壮汉很快冲到我面前提刀就朝我面门砍来,我轻轻一侧身躲过了一击后飞快的挥出一拳砸向那名壮汉的腹部将他击飞出去,此时我身体左右两边已经有了一黑一白两种颜色在不停的闪烁着,很快我左边的黑色光芒突然强盛起来将右边的白色光芒完全笼罩住了,随着我身上的黑色光芒的强盛使我渐渐的起了杀意,反手一震将飞在空中的那柄砍刀震成了三节直直的冲向剩下的三人。"嘶"只见三条血柱喷涌出来那剩下的三人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便去阎王殿那里报到了。

这时我的听觉告诉我后面有一大批人正在赶来,这时我拿起钱包轻轻放在了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后又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已经断了气的五人,一个转身消失在了树林当中…….

医院是不能回了,唯一的希望是宿舍了,希望宿舍里的那几个哥们还没有回来…这样想着脚下不自觉的一用力又加快了飞奔的速度,在这样一个黑色的夜晚一个蓝色的影子飞快的向前飞奔着速度几乎超越了汽车,任谁都会认为产生了幻觉,这时一个看多了《四驱兄弟》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拉着他的妈妈兴奋的喊道:"妈妈,妈妈快看好大好快的一辆蓝色旋风冲锋哦"

很快我便到了学校的外面,我脚尖一用力踩着校园外的墙壁翻了进去,我可没有傻到从正门进去的程度。来到宿舍的楼下面我暗暗运足了真气一用力踩着墙壁飞快的登上了3楼从宿舍的走廊窗户翻了进去,来到楼梯口确定左右没人后飞快的来到了宿舍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后便钻了进去,打开灯发现宿舍的那几个哥们还没有回来,"呼"还好没有回来要不然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不吓晕过去才怪。我连忙换下了身上带血渍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后转身钻进了浴室当中,宿舍楼外的垃圾箱是通往地下管道的由于地下管道内部有个自动垃圾处理器所以我也不用担心那些带血的衣服被人看到。

在冲完澡之后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轻松感,"咦?"我发现浴室里的镜子上竟然展现出的是有着一头天蓝色的头发身材健壮的男子,端正的五官完美的轮廓那种由内而发的自然美给人一种深深的吸引力……这……还是我吗?世界上难道会有这么完美的男子吗?连我都不觉得看呆了,"糟了"我突然回过神来想到我居然忘了‘无’曾提醒过我千万不要摘下眼镜……难道我再杀那些人的时候就已经摘下眼镜了吗?我连忙穿好衣服从浴室蹿出,拿起外衣一摸果然眼镜在里面,我连忙戴上眼镜恢复了原样后马上盘腿定坐,因为我心中有太多疑问要问‘无’了。

在我定坐下一会后我便在心里面喊道:"‘无’你在哪里啊,我有事情想要问你啊"在我喊了没多久后一个懒懒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啊"我也懒得理会无得慵懒直接问道:"为什么我今天会杀了那么多人?""我早说过了嘛人都有善恶两心,而我也会把你自身纯正的邪恶和纯正的善良全部发挥出来,今天晚上是你的邪念全发了以至于杀了那么多人,也就是说你现在的力量还没有成熟虽然摘下眼镜可以使你的状态达到顶峰,可是力量没有达到顶峰的你杀这些人是不算多的。"

"什么?不算多?"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难道我要杀多少人才算多啊?

"我和你说过这些都是需要看你自己了,如果一个人被纯邪念或是纯正义所吞噬的话将会发生更为恐怖的事情,诺,你现在不是已经发生了吗?虽然状态还没有达到顶峰…""……"我无语了,是啊,如果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准则都没有的话那么要着这一身的武功还干什么,留着也是祸害啊……

我的思绪慢慢回到了现实当中,现实的苦恼加上疲惫的身躯使得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窗外的微风吹拂,夜,静静的……

第三章 凌梦

"哈……"我伸了伸懒腰起身准备把宿舍窗帘给拉开一看见宿舍的这几个哥们还在床上睡着懒觉我也就没有将窗帘拉起。"对了,我忘了这事了"我轻轻的一拍额头发现昨晚上由于回来的匆忙也没有给严老师和陆平打招呼,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担心我呢?想到这我连忙从衣服布袋里掏出我那200多元买的手机拨通了陆平的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那头骂开了:"靠!你死哪去了?严老师都快急疯了,要是你再晚打十分钟的话我估计我们就要报警了!""对不起啊,陆平麻烦你和严老师说明一下我没有事昨天晚上有点事情了所以没来的急和你们说一声。""哦,那你现在再哪里?"电话那边说道。"宿舍"我淡淡的回了一句。"好,你等着啊我和严老师马上就过去了。"挂断电话我来到宿舍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知道我意外得来的能力还有我体内纯正的邪念纯正的正义到底对我来说是好是坏呢?我不清楚……就连我自己都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听‘无’说如果我以后被纯正义或是被纯邪恶所吞噬的话最差的情况是毁掉整个世界,但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毁掉整个世界还是最差的情况下,那最好的情况下呢?总不至于我连整个宇宙都给毁了吧?说真的我现在宁愿不想要我这一身的能力了,就好像很多人一样总是希望自己变得与众不同有一种能超越所有人的能力包括我也一样,可是我发现我拥有了这些能力之后却变得越来越迷茫了,根本不知道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扶着阳台上的栏杆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我正想的出神发现宿舍的门已经被打开了,不用想绝对是严老师和陆平来了。我连忙从阳台走回了屋内,我看了一下还在床上躺着的那几个哥们轻轻对严老师说:"老师上外面谈吧"严老师也不想打扰其他的学生睡觉于是点了一下头。

很快我们三人已经来到了校园的后花园,找了一处比较凉爽的地方坐了下来。"若寒,你身体已经好了吗?"严老师关切的问道。"呃……这个……"我有点支支唔唔,因为我确实不想欺骗老师,一个被捅了几刀缝了几针的人怎么可能一点事情也没有?那也未免太奇怪了吧?"老师,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欺骗您的"陆平见这场戏已经演不下去了连忙将实情给说了出来。

"唉,陆平啊你也该改一改你那好吃懒做的性格了,若寒,既然你没有事情那么老师也就放心了。""??"我和陆平有点楞了同时也有点高兴,因为我们撒了谎严老师并没有怪罪我们反而很亲切的关心我们,着实让我和陆平感动万分。再后花园玩了一会后严老师有点事情先行回办公室了。我和陆平则来到了校园外面的街上,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买份今天的报纸看看昨晚上的事情有没有上报纸,果然不出我所料每份报纸的头一条都写着《正平街五人惨死杀手不见其踪》,我看了报纸后冷冷的笑了一下,随即便不再理会这则新闻了,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当时的情况了。倒是陆平这小子对这则新闻的反映颇大的"哇塞!若寒这个杀手究竟是不是人啊?那些死者都是统一喉咙被刺穿的而且还是一击毙命的,而且凶器是一把砍刀!这都比的上子弹了!我也好想做这样的杀手哦……"陆平在一旁越看越兴奋,我有一种直觉陆平好像是崇拜起那个杀手了。

我没有搭理陆平在那里无趣的崇拜,慢慢的来到冷饮部买了一杯冰镇汽水喝了起来,今天是星期天,明天就要上学了,唉……说实话我也挺不愿意去学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学题几何题,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学习不好的学生对于我来说对于那些东西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你还是得要去上课的,总不能连课都不上了吧?况且这也不是我的作风。

在我和陆平疯玩了一下午直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才回的宿舍,而我宿舍的那几个哥们已经不知去向了,很明显又去网吧泡通宵了。这一夜不知道为什么我出其的睡得很香,至于我体内的那种力量究竟该怎样去达到顶峰还有正邪两种精神体该怎么样去控制他们我也懒得去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音乐声响过后,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起床穿好衣服在吃完早点后便来到了高一3班的教室门口,刚一进教室边听到了同学们的议论声,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有了那种能力后我的听觉似乎也变的异常灵敏了,我听了一下同学们讨论的大概好像是我们班又要转来一位新同学而且还是个大美女,听到这我也懒的去听后面的话了,不就转来一个新同学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而且即使是大美女好像也不关我的事……想到这我也就继续整理我的书本了。

"铃……"一阵上课铃响过后本来喧闹的教室一下子也安静了下来,这时严老师微笑着从教室外面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位漂亮女孩,刚一进教室我立刻被那名女孩的容貌所吸引了,大约一米70的个头,瓜子脸乌黑的头发扎着一个小马尾辫脸颊白里透着那种近乎青苹果似的红润,两只眼睛无疑不透露出清澈的感觉。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和一身洁白的T恤脚上穿着一双粉色的运动鞋,完美的身材无疑不透露出一种纯洁女孩所拥有的气质,假如雅典娜给人一种高贵的气质那么眼前的女孩则给人一种纯洁带着深深吸引力的气质,而且那名女孩一笑便会有一个淡淡的酒窝,着实令人可爱。就连我也不禁看的有些痴了,我转头看向陆平,此时他眼睛正一眨不眨盯着那名女孩看嘴角还有不少哈喇子流了出来……

"同学们这位同学就是从柳轩高中转来的新同学,大家欢迎"严老师话音刚落听见教室里传来一阵轰鸣的掌声,唉……看来美女帅哥都是那么的招人喜欢,我这样想到,不过我估计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也不必这个女孩差吧?嘿嘿,想到这我嘴角浮现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自我介绍一下吧"严老师微笑着望着那名女孩,说实话严老师现在也很莫名其妙,这样一个优秀而且漂亮的女孩按理来说可以在全国数一数二的柳轩高中念完书的,可是为什么她会选择来这所不是很出名的普阳高中来呢?听说她好像还是世界十强企业凌水公司的千金,这一点始终让严老师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好,我叫凌梦,希望在以后的高中生活里能和大家相处的愉快。"凌梦在自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后马上迎来了一片热烈的掌声。说真的这个女孩果然很有教养不但落落大方而且面对这么多新面孔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再在,这一点很让我钦佩,看来一个好的教养对以后是有多么大的帮助啊,我心里对凌梦赞赏道。"凌梦,那边有一个空位你先暂时坐在那里吧"严老师指了指我身边的座位示意凌梦坐在那里,原来我身边的那位同学因为有事情所以转学了才把那个位子给空了出来。凌梦在朝严老师点了一下头后便朝我这边走来。这时我脑海中响起了‘无’的声音:小心点若寒,我能感觉的出那名女孩身上有着非一般的气息而且我总感觉那股气息非常的熟悉,虽然那股气息非常的微弱,但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后看见凌梦已经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了。

"你好,我叫凌梦,你叫什么名字?"凌梦朝我微微笑了一下。"冰若寒"我也淡淡的冲她笑了一笑,说真的要让我冷冷的对待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我可做不到。很快在凌梦收拾好之后今天的第一堂课也就正式开始了。

早上的课我也没有多少兴趣去学,我只是偶尔有的时候漫不经心的扫了一下黑板便继续想着使我犯愁的那些事情了,我呆呆的坐在那里心里不断的想着我该怎样去提高自己的能力还有我该究竟怎样去控制我自身的正邪两面呢?纯正义……纯邪恶……唉,真让人头疼啊……

"冰若寒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黑板上的这道问题好吗"这时一个男中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啊?"由于我在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可能才听到老师的声音,但我的反应还是很快的立马明白过来了,然后我离开课桌大步走上了讲台想也没想直接在黑板上写上了答案,然后回到了位置上。"啊……啊?"这时不光老师全班同学都愣住了,这可是高三的数学方程式啊,他一个高一的学生怎么做出来的?而那名数学老师更夸张嘴巴大的几乎可以装下一个鸡蛋了,本来由于我没有好好听课被数学老师故意出的这个方程式想难为难为我让我以后别再不认真听课,想不到我居然给答了出来,而且答案和书本上的答案一模一样!

这时我的同桌凌梦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但很快的大家便恢复了过来,"呵呵,呵呵呵,看嘛,这才是好学生啊,以后大家要多向冰若寒同学学习啊"数学老师夸完我一番后继续将他的数学了。"请问……下课能教教我这道题是怎么算的吗?"这时凌梦向我投来请教的目光,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我可没有什么理由去拒绝这么漂亮女孩的请求,我估计大家也会和我一样的想法吧?嘿嘿

很快,一下午的时光飞快的过去了,在临下课的时候凌梦主动地找到了我要我教她今天上课老师所提的问题我也没有拒绝。在我教完后天已经不早了,由于两人都没吃晚饭,自然请客的事放在了我这里,吃完饭后我和凌梦互相要了手机号码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但是对于‘无’和我说那名女孩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熟悉气质的问题现在我也没有时间去找答案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找到控制正邪两体的方法,所以一回到宿舍我便盘坐在床上进入了神定状态,我顺着体内的气息随着各个经脉转行了一圈,发现还是没有找到方法,再加上今天过度想这些事情搞得我精神挺疲惫的于是干脆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第四章 游戏

在上了几天无聊的课后,终于又迎来了新的一个星期天,一大早我便被凌梦拉去上外面逛街去了,由于我和凌梦是同桌在加上上次教题的事情我和凌梦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就连陆平这两天也在大呼:"苍天啊,你怎么这么不长眼睛啊!!"而我只要每一次和凌梦走在一起的时候道路两旁总是射出一片杀人的目光,幸好目光不是刀,否则饿哦也已经死了上万次了。

在和凌梦接触的这几天我了解到她是世界十强企业凌水集团的千金,但是至于为什么她会抛弃柳轩这个全国属一数属二的高中来到这个不起眼的普阳高中凌梦也没有告诉我她真正的目的,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逃避,这一点让我非常的奇怪,但因为这终究是女孩子的隐私我也就没有过多的去问些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女孩绝对不一般,不光是‘无’提醒我的原因更多的是在接触凌梦这个女孩后我才发现她是那么的纯洁,不知道为什么就连我也很奇怪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水晶还要清澈的女孩吗?‘无’曾告诉过我每个人的心里面都会有正邪两种精神体,而‘无’所告诉我的着实令我很惊讶,凌梦体内竟然没有邪恶体而是有一个纯正的正义体。这就奇怪了,难道她是被纯正义体吞噬了吗?可是为什么在她身上却体现不出那种被纯正义体所吞噬带来的严重后果?

但是后来‘无’告诉我凌梦身体很特殊,相信应该有什么其他的缘故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吧,但是具体原因连‘无’都没有办法作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这着实让我郁闷了很长时间。

在上午陪凌梦逛完了一圈送她回宿舍后,下午我又一个人来到了街上溜达了起来,说实话我挺喜欢一个人出来溜达的,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子的,感觉一个人出来溜达没有什么负担。我在街上逛游了好一会便来到一家银行的门口,我忘记了我现在现金不多了,也该是时候去取点现金补一下生活费用了,来到银行门口的自动取款机前取出了现金后,我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一辆吉普车停在了银行的门口,我的直觉告诉我一会绝对要有事情发生于是连忙躲了起来,果不其然从车上下来四五个身高约为一米八很壮实的年轻人,每个人头上都带着黑色的面罩手里拿着微冲冲进了银行,很明显是遇到抢劫的了,只见那些抢匪一进银行就嚷嚷着要银行工作人员拿出保险箱的钥匙,门口的两名银行保安早就被打晕在了原地,其中一个抢匪用枪指着一名工作人员,那名工作人员明显是吓坏了哆哆嗦嗦的打开了银行保险柜的锁,那名抢匪看保险柜被打开后一脚将那名工作人员给踹到了一边,随即撑开一个麻袋开始往里面装钱了。

"咦?这个小妞不错哎,老大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行不?"其中一名抢匪淫笑着向着旁边的一名女孩走去,那名女孩穿着银行的工作服,一看就知道是银行的工作人员。

说实话那名女孩长的的确挺标志,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再配上那一身干净的工作服的确是很有吸引力。

"外,‘无’为什么警察还没有来?"我低声的在心里问了一下。"我估计警察在半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吧""什么?不会吧?"我有一点吃惊"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犯罪团伙啊,怎么可能会让警察遇到麻烦了呢?""不对,不只这么简单,你看那些抢匪的眼睛,里面透漏着一股黑色的气息,显然他们是被人控制了,而那股黑色的气息好像是纯邪恶体的气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有什么陷阱。"

"……"我无语了,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被害吗?此时我看见那名抢匪已经如饿虎似的扑向了那名女孩。我心里已经下了一个决定,冲上去!"不行!"我刚想动身,这时‘无’的声音传了过来将我拉住了,"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好像是引诱什么人去似的,我感觉得到这附近由一个异常可怕的对手,所以你不能去冒这个险,万一是在引诱你呢!"我咬了咬牙看着银行,这时那名女孩的上衣已经被撕开了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暴露无疑。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不管他们!"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快要喷射出火焰来了,也顾不上‘无’的阻止了,一把摘下眼镜变回我真实的模样冲了上去。

"住手!"我一脚踢向那名抢匪,"咔"的一声那名抢匪的左手骨让我给踢断了,抢匪捂着左手骨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呻吟了起来。其他的抢匪一看到我连忙端起枪来想要扫射我,我当然不可能给他们机会。一个急转身伸出左手"咔咔"两声将他们的脖子全部给扭断了,这时我还没有发现我身上的黑色气质已经越来越强盛了,这时还有一个抢匪我没有注意到,他立马拿起手枪冲我背部开了一枪,我感觉到背后有一阵呼呼的风声,冷冷的哼了一声一个侧转身打出一枚碎玻璃片,这是刚才我在和其他抢匪打斗的时候顺手捡的。

只见那枚碎玻璃片直直的冲向子弹,在下一秒的时间里子弹立马被玻璃片切成了两半,而玻璃片却没有碎掉冲进了抢匪的心脏,那名抢匪连哼都没哼一下便倒了下去。

从开始到现在结束战斗用了不到30秒,看到抢匪被收拾掉了之后我连忙冲出了银行离开了,此时警车才开了进来……

在我离开不久,一个身穿白色运动装年龄不大的男子慢慢的走了出来,朝我离去的方向冷笑道:"哼哼,‘焚’你跑不掉的……

在我离去后我来到了一片小树林里,时间过得还真是快,此时已经是晚上了,点点的星光照着这片树林,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上并没有血迹后这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无’对不起,我是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我在心里说道,说实话今天的结局确实挺意外的,由于我的心态再没有确认是否有人再设陷阱的情况下贸然的现出了真正面目,而且还被很多人给看到了,"也许,那个设陷阱的人当时就在旁边看这也说不定。"‘无’回答道。

"唉……算了,既然事情也已经出了,想挽回也挽回不了了,如果真有什么人想要我命的话那就让他尽管来吧。"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决定先回去再说吧。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哈哈,不愧是‘焚’果然很有气魄,要是让主公知道的话肯定会很高兴的!""‘焚’?"我定了定心发现我面前站着一个很年轻的人,短短的头发表露出一个嗫人的气势。"不错,主公告诉我要我们这些人找到一个头发有着天蓝色而且有着超一般能力的男孩,然后……"那个神秘人突然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了。"杀了我吗?"此刻的我不知怎么回事在这个陌生男子面前始终提不起一丝的力量,他所散发出来的能力简直压的我喘不动气了,我敢打赌,他要是想现在杀死我绝对比杀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不,你错了,主公让我们不要杀你,而是要让我们玩一场游戏。"那名男子淡淡的说道。"游戏?"我似乎有些不解。这时那名男子飞快的来到我身边抬起右腿用膝盖顶住了我的小腹将我击飞了出去,一下子撞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将那棵给撞断了。此时我的眼镜也掉到了一旁恢复了我的真实面目。我刚一睁开眼睛那名男子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朝我的面门轰出了一拳,我立马用双手去接下这一拳,可是我发现我错了,错的太离谱了,本来以为我可以接下这一拳的,没想到这一拳的力量如此的强大一下子将我撞离了原地,但是我的反应还没有那么的迟钝在我快要撞到树上的时候一个转身用脚踩到了一棵碗口粗的树干上借用反弹之力弹了回来,我一跺脚地上立马飞起一块石子,我连忙用手抓住打了出去,而那名男子也同样打出了一枚石子,两颗石子相撞在了一起,只听"咚"的清脆响声过后我只感觉胸口疼了一下便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倒在了地上。

尘埃散去后,那名男子平安无事的站在离我不愿远处,而相对来说我就比较惨了,满身是伤口,身上的衣服也被划出了不少口子,我捂着胸口慢慢的站了起来,"哦,不错嘛,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居然还能站起来,佩服啊"那名男子用着赞赏的眼光看着我。"若寒,我从他身体里感觉出有着一股非常强大的邪恶气息,真是奇怪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强大而且有着纯邪恶气质的人,所以你要小心一点。"‘无’在我心里面说道。"告诉我,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咬着牙说道。

"其实我告诉过你了,我们的主公要想和你玩一场游戏,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主公杀掉你反而没有意思了,主公叫我们每次对你制造点事情例如你的亲戚朋友身边制造点危险然后由你来解决,如果在解决的过程中你的实力没有增长或是不幸死去了那么主公就会毁掉整个世界,相反如果你的实力强大了主公会亲自动手来解决你,你觉得这个游戏是不是很好玩呢?哈哈,哈哈哈……"在哪名男子笑够了之后转过身冲我冷冷的道:"那么下次见,希望你能变得强大起来,我想你是不会想看到你的朋友们因为你而丧命吧?哈哈"说完那名男子一个纵跃离开了。

"卑鄙……"我狠狠的说了一句,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闷热"扑"一口血从我口中喷洒了出来,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