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村里来了一个贼.

余干范儿2018-11-06 15:07:22
点上面[余干范儿]蓝字丨关注

加入我们,懂这座!爱生活,爱余干!做个有的余干人!

征稿邮箱:294862094@qq.com 合作微信:tantingting3326 

村里来了个贼

▢文/卢新民


村里来了一个贼。

但在许多年以前,村里人不叫他贼,至少不会当面叫。村子里的大人们亲热地、甚至有些敬畏地叫他“小李”,孩子们亲热地叫他“小李叔叔”。那时我还小,也从来没想到过要拔什么110。大人们也似乎没想到过。哦,差点忘了,当时也没电话。



 我小时候很怕贼,晚上听到“贼来了”三个字,和听到“老虎来了”一样害怕。但不知为何,虽然村子里一些大人也在背后偷偷叫这个“小李”为贼,但我却又一点也不害怕。

"小李叔叔”上身穿一件当年时尚的花格衬衫,下穿一件牛仔裤。当然冬天应该不这么穿,但定格在记忆中的他,就是这个样子。他总是骑一辆崭新的、亮晶晶的“飞鸽”或者是“凤凰”自行车,姿态酷毙了。在那自行车都很稀罕的年代,这位“小李叔叔”竟然能骑在自行车上撒开双手神态轻松地点烟,令村里的大人们瞠目结舌,令我们这些小屁孩五体投地。而让村里孩子们感到亲切的是,“小李叔叔”身上总有一股好闻的花露水的香味;他常常对着我们友好地笑,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色的牙齿;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只数字会跳动的神奇的电子表;特别是,喜欢听他哼唱“梅兰梅兰我爱你”。当时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小屁孩都在猜测“梅兰”可能是“小李叔叔”的女朋友,应该很漂亮,甚至很想有一天能看见“梅兰”。



 听大人们说,小李打景德镇那边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有本事。听说,他能用脚趾头从墙上把钉子拔下来,袋子里有一个可以射出火焰、隔着老远可以烧着人眉毛的打火机。还听说,他口袋里藏有一把明晃晃的锋利的自动弹簧刀。这些我们都没有亲见,所以除了有些神往之外,一点也不怕。




小李刚来的时候,听说起初想落住在我家里。我父亲同意了,但我奶奶坚决不同意。后来小李就住在了村后那棵樟树底下的船老大“四川佬”家。“四川佬”现在已作古多年,我至今不知道大家为何叫他“四川佬”,因为他就是本村村民,说话也不带四川腔。




小李来了之后,本村倒是相安无事,但周边村子接二连三发生失窃案。不是张三家的整笼的鸡晚上突然集体飞走了,就是李四家的大板车的轮子晚上突然滚跑了,就是王二麻子家的缝纫机晚上突然失踪了。从大人们低声的神秘的交谈中,我们零星地了解到这些案子往往都与“小李叔叔”有关。有一段时间,在部分村子里的人们当中有一点点恐慌,但“小李叔叔”信誓旦旦地保证:兔子不吃窝边草,村里人对他有恩,他不会动村里人哪怕一根草;而且,他还告诉大家,只要他在,就没有哪个别的贼敢进我们这个村子。这样一来,这小小的恐慌情绪就烟消云散了。非但如此,一些大人们还把他当成了保护神,对他心生敬畏



“四川佬”个子矮矮的,腿粗短有力。从我记事起,他就在河边撑渡船。每天早晨,太阳刚起红,他就从家里出来,带着一把闹钟走向河岸。中午就在岸边的低矮的箬篷里劈柴做饭,在凉席上睡午觉,直到天黑之后,才提着钟回到樟树下的那个家。“四川佬”脾气非常暴躁。他家里有一个有些呆傻的女人,听说“四川佬”每天一回家,一不顺心就要打这个女人,这女人是被他打成了这个样子的。他有三个子女,大女儿那时已经嫁人,大儿子和我小学同班,还有个小儿子。脾气暴躁的“四川佬”对小李却很热情,经常让女人杀鸡宰鹅,好酒好菜招待小李。而小李,也偶尔会给“四川佬”一家打火机、电子表之类以示报答,“四川佬”也让两个儿子管小李叫“叔叔”。可能是受此影响,我们一些小孩子,才私下都跟着叫“小李叔叔”的。总之,“小李叔叔”住在我们村子时,和“四川佬”是亲如一家。



 有一次,几个大人们从县城回来,在低声的,热烈的议论一件事。我们伸长了耳朵,终于听清楚,他们和“小李叔叔”一起去县城时,在某个商店的柜台上不意竟碰到了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大骂他是“贼”,抓起一把算盘向“小李叔叔”砸去。至于砸没有砸到,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我们当时想来,应该是不会砸到的,因为“小李叔叔”人长得很帅,身手又很好。



“小李叔叔”在我们村子大约住了半年左右。但失望的是,我们从来没看见过一个漂亮的叫“梅兰”的女人来找“小李叔叔”。突然有一天,村子里的人们议论纷纷,说小李被公安局抓起来了。一些人急切地追问另一些人:“公安局是怎么知道他住在这里的?”另一些人神秘地说:“人家公安局便衣早化妆侦察了,在我们村里来了几趟,看准了他就住在那棵樟树下。”



从那天起,村里人私下里或者公开里,全部把小李叫做“那个贼”。

 听说“那个贼”被抓了之后,全部招了,所有从他手里买了东西的,都没收罚款了,有的还关起来了。

听说“那个贼”后来被判了七年徒刑。

 撑了半辈子船的“四川佬”因为是“窝主”,也被判了三年。

听说“四川佬”押去劳改的那天,车子慢慢启动时,他家里那个有些呆傻的女人跟着车子跑了很久,哭个不停。“四川佬”在车上狠狠地骂:“你妈个逼,前世没哭过,我又不是去死,再哭打死你。”



“四川佬”刑满释放后,脾气依然暴躁,他那个和我同班的儿子,后来被他打得受不了,从家里跑出去了。几年以后回家时,已经是个疯子。而他那个小儿子,后来又走上了“小李叔叔”的路,一直在外面混,如今已无音讯。这是后话。

            写于2014年11月17日


作者简介
 


卢新民,江西省作协会员,江西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文史资料征集员,余干县作协副主席,余干县政协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委员,文学创作作品发表于《江西日报》、《江西青年报》、《光华时报》、《上饶日报》、《景德镇日报》、《悦读吧》等报刊,编有《干越历代名人考略》,参与编著《中共余干党史(第二卷)》、《余干军事志》等。

▍来源:余干范原创,转载请与平台联系

▍作者:卢新民

▍编辑:谭婷婷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