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不要想追求我,跟我交往没戏!”秋华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

半坊间2019-06-20 11:22:19

《人在律途》——律政双雄

我叫楚汉,父母早逝,唯一的亲人,也就是独自把我养大的奶奶,现在正躺在加护病房里。两天前我还是一名政法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为了奶奶的住院费帮几个同学替考被教务处发现,荣获留校察看处分,可是两天之后的现在,我正站在整个上海最顶级的CBD——金茂大厦。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昂首挺胸,这些商界的麒麟儿们都穿着笔挺的正装,一看就价格不菲,这让我不由得有一点自惭形秽。我赶紧拽了拽自己西服的下襟,这可是昨天弄堂口王裁缝给我量身定做的,500块大洋,挺像那么回事,说实话,我还真挺满意的。

 

46层,这层只有一家公司——姜云亭律师事务所,这是华东地区甚至是全国最为知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我来这是上班的。我的职位?助理律师。

 

“你好,我是来报道的。”前台的接待员微笑着接过我的资料,拨了一下电话示意我稍等。

 

“你好,你是楚汉?”一位笑容可掬的制服美女正站在我眼前,长发披肩,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健康有活力,我不由得有些出神,这跟我在大学校园里接触到的那些女孩子大不相同,那种知性的气质让我深深为之着迷。



“我叫秋华,是姜云亭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助理,我会带你熟悉一下环境。”秋华微笑着做着自我介绍。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回神,“是的,你真漂亮……”然后,我就后悔了。

 

“咳,不要想追求我,跟我交往!”秋华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我对你毫无兴趣,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别做梦了!”

 


“不不不,”我有点尴尬,“不好意思,我没想追你……”人人都爱欣赏美的事物,难道你好看我就一定想追你?

 

“打住,”秋华霸道的打断了我的解释“这种事我见的多了,你们这些刚来的菜鸟,都觉得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律师助理。只要你们打个响指我肯定会为你们的律师身份而倾倒。”说到这美女助理有点激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是吧,难道我第一天上班就要被投诉性骚扰?

 

“呃,对对,你先别激动。”我退了一步,“没错,刚才我确实对你有好感,可……”

 

“没错,你承认就行,别动歪脑筋!”说着,稍微缓和了一下自己高八度的声音,随手递给我一个速记本和一支带有姜云亭律师事务所标记的签字笔,“入职介绍我只会给你说一遍,你可以记笔记,但是请你以后不要用这个理由接近我,浪费大家的时间。”说完,像一只斗架胜利的公鸡昂起头径直走进事务所,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我在原地发呆。

 

我追你,我想跟你交往,我爱你!你是有病吧你!当然,这都是我在心里偷偷的想的,菜鸟就是菜鸟,入职介绍很重要,赶紧快跑几步,追赶秋华的步伐。

 

“公司按照等级分明的领导运行模式,江云峰大律师是你的直接上级,但是张凯博大律师则负责管理所有的助理律师,所以你也听命于他。”秋华的语速很快,也许是因为我的无礼而急于摆脱我。

 

“江云峰大律师这个人你怎么评价?”对于直属上司在公司的地位我还是很关心的。

 

对于我的发问,秋华显然是早有预料。“所有人都很敬畏他,他是最厉害的律师,结案高手,每个人对他的评价都相当高,但是我还没有机会跟他合作过,所以……”

 

对于秋华给我的答案,我还是很满意的。“那张凯博大律师呢?”

 

美女助理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那复杂的眼神里满是无奈,甚至还有一丝恐惧。“我还是继续带你参观吧。”

 


最后,我被带到一个开放式的写字间,广阔的空间里整齐的划分成十六间办公隔断,每个隔断都有一个办公桌,每个办公桌上都叠放着厚厚的文件卷宗,甚至于如果你不一个个的走进那些个隔断,你都无法发现那些厚厚的文件后都有一个西装笔挺的少年在低头忙碌着。

 

“这就是你的办公桌,参观结束,祝好运。”秋华那主持人报幕式的结束语宣告着我工作的正式开始,我走进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是当我回身正要坐下的时候,惊奇地发现秋华并没有离开,正微笑地站在原地看着我,从这微笑里我捕捉到一丝戏谑。

 


“我好心好意给你本子你却什么都不记?”秋华果然发难了。

 

“因为我……”我赶紧解释。

 

“因为你忙着对我挤眉弄眼,暗送秋波,忙得连听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是吧?”秋华笑着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第一天上班就处处针对我,新来的好欺负是吧。

 

随即低头笑了笑,清了清嗓子:“A区是高级大律师办公区,没有工作不能随便出入,B区是资料室和调研室,C区是开放区,办公区,D区和E区是会议室,所有工作都有报酬,哪怕就是找到一个电话号,一个地址,只要是对结案有帮助。我同时听命于江云峰和张凯博两位大律师,从你给我的信息看,我应该敬佩江云峰大律师畏惧张凯博大律师。”

 

“你别以为……”秋华眼中的戏谑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些许的愤怒。

 


不过,我打断了她,“你在这里工作了两年,虽然我级别比你要高,但这并不代表我有权利要求你为我做事,顺便提一句,你觉得事务所让你当律师助手根本就是大材小用,你觉得你比相当一部分人都更有资格当一名律师!”

 

秋华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突然,我意识到最重要的问题我还没问,我第一天上班该做什么工作呢?“秋华!”美女并没有回头,我也并没有追过去的意思,即便是我过去了她也不会理我。

 

算了,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连忙起身跟同事们打招呼,我是嘻皮笑脸的挨个桌子问候,可是竟然都没人跟我说过一句话,脾气好的朝我笑笑,然后埋头继续忙碌,剩下的那些有性格的压根就无视我的存在。

 

这算什么事啊,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高级办公区不能随便去,至少不是我这种菜鸟助理敢僭越的雷池,那就等吧,等着工作来找我吧。

 

就这样我一直坐到中午,姜云亭律师事务所为所有员工提供午饭,真的没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吃龙虾,不是麻辣小龙虾,竟然是在一顿单位提供的午饭。这就更加引起我的好奇,助理律师吃龙虾,那些高级大律师吃什么呢?难道是吃小孩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桌上的电话响了,我连忙伸手抓了起来。

 

“我是江云峰,”电话里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江云峰,我的直属上司,终于来拯救我了。

 

“江大律师您好,我已经正式上班了,但是还没有Case安排给我,”我谦卑的问道:“您看是不是?”

 

“恩,这个我知道,你的正装是多少钱一套的?”这个问题让我很意外。

 

“呃,是1500块。”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所以我故意加了1000块钱,穿那么贵的西装有那个必要么,一个菜鸟助理律师,没有那个级别,也穿不出那个气势。

 

“明天你可以下午上班,”江大律师严肃的说道,“去长宁区,愚园路Saul专门做两套正装,拿发票去找我的私人助理报销,不要系这么细的领带了,当你符合要求,就可以工作了。随即挂上了电话。

 

我很好奇,这领导是怎么知道我的领带过细的。不过领导发话,还可以报销,我没有意见。

 

就这样,一下午的时间也这么过去了,但愿天天都可以这么轻松。

 

看看那个中考为了掌握时间那个奶奶买给我的电子表,六点一刻,可以下班了。

 

拿起公文包和那件不合体的西服,松了口气。

 

“楚汉,你这是要?……”迎面走来的美女正是律师助理秋华,我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就是这个美女负责带我参观介绍整个事务所的。她是律师助理,而我是助理律师,虽然我们的职位听起来差不多,可是,我是律师,而她是律师的助理,虽然不是我这个菜鸟律师的助理,但是还是让我在面对她的时候有些许的优越感。

 

“六点一刻了,我准备下班回家啊……”

 

“呵呵……”秋华笑了,宛若银铃。

 

“呃,好吧,我又错在哪里了?”第一天上班,还是要谦虚点。

 

“你只是一个新来的菜鸟助理律师,如果你第一个月就每天十点之前下班,你甚至连半年都熬不过去就会离职。”秋华真诚的提醒让我对她好感剧增。“而且,张凯博大律师要见你。”美女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一半。

 

突然想起点什么,“秋华助理,我的穿着有什么问题么?”我用着尽可能得体的语气谦卑的提问。

 

“没问题,”秋华又笑了:“不过,你如果每天都穿这套衣服,你每天都可以这么闲,直到试用期结束,明白么?”

 

我懂了,完全的懂了。

 

张凯博大律师是姜云亭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律师之一,根据秋华的介绍,他还负责管理所有助理律师,也就是说,这个张大律师,是我的Boss。据说在姜云亭律师事务所里,所有的助理律师都对这位张凯博大律师有着极深的恐惧感。

 

“你好,您要见我?”我恭敬地问着。

 

“来,年轻人,过来坐。”张凯博大律师的语气和蔼,衣着得体,年过四十,白白胖胖的,硕大一颗脑袋居然让我联想到了范伟。这绝对没有传说中可怕,甚至从我坐下到之后的五分钟里,他的脸上都保持着微笑,只是微笑地看着我,一个问题都没有,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对我说。

 


“我知道,秋华已经给你大致介绍过了。”张凯博大律师笑着说,“但是我想给你一个特别的欢迎仪式。”

 

谢天谢地,终于说话了,我脸上的笑已经要绷不住了,低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缓和一下心中的紧张。

 

大律师继续说:“除了我的本职工作之外,我还是所有律师助理的纪律官。”

 

“梆梆”两声敲门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大律师抬头看了看我身后的门口,点头示意可以进来,这时我才敢回头看了看。

 

快步走进来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士,西服笔挺,意气风发,估计也是本律师事务所里哪位知名律师。

 

“您想见我么?”西服男说话也是彬彬有礼。

 

“是的,请进,楚汉,这是袁波,袁波是去年整个事务所里表现最好的助理律师之一。”大律师的脸上毫不吝啬的表现出对进来的西服男的欣赏。而我也赶紧离座,躬身握手。

 

也是助理律师,这风度,这气质,一年后的我也许也会是这样吧。心里一阵窃喜,不由得再次感谢上天对我的眷恋。

 

“袁波,姜云亭大律师让我问你,沅江集团合并那案子的归档你做完了么?”谈到工作,张大律师立刻严肃起来。

 

袁波立刻低头说道:“我母亲这周来上海看病,所以我还没来得及做……”袁波这种局促的声音甚至让我察觉到了一丝恐惧。

 

“这样啊,”张大律师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微笑着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问你了。”

 

“我马上就去做。”袁波的恐惧里甚至带着一丝绝望。

 

“不用了,你被开除了。”张大律师还是满脸的微笑,而袁波早已是大汗淋漓。

 

“什么,你不能就这样辞退我!”绝望已经转为歇斯底里。

 

而张大律师的脸上还是一样的微笑,“是的,我可以,而且我已经这样做了,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别再让我在公司见到你。”

 

西服男就这样静静的走了出去关上了门,竟然都没给刚刚才认识的朋友一个告别的机会。

 

不,一年之后,我绝对不要和他一样……

 

太可怕了,就这么笑着把人给开除了,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我甚至不敢踏实的坐在这张椅子上。

 

张大律师把目光转向我,“我是故意让你看到这一幕的,因为,我们付给律师们很高的薪酬,并且提供无限的职业发展机会,”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所以我们要求高额的利润作为回报。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是的。”我连忙不知所措的回答。

 

“很好,”张大律师的脸上瞬间春暖花开,“欢迎加入姜云亭律师事务所!”


半坊间原创首发,侵权必追责到底!

更多故事,请关注微博:@半坊间   头条号:半坊间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