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机器学习,石英表和机械表

硅谷程序汪2018-05-14 07:54:26

这周铺天盖地两类新闻,一类关于Trump,还有一类关于Snapchat。因为之前对Snapchat批评的过于严重,现在就不和这些主流媒体竞争热门话题了。


前段时间喜欢上画一些狗狗的油画,虽然细节画的很糟糕,但是自嘲这种艺术只有懂的人才能看得懂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一天在路上走着突然想到现在要模仿艺术家绘画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只要用Prisma,就可以将照片变为梵高,蒙克手下的画作。

人工智能创造的艺术


2016年底的时候,位于法国巴黎的Sony研究院发表了一篇人工智能论文介绍DeepBach,一个可以用来作曲的模型。通过神经网络的学习,大约有40%的音乐家误认为DeepBach的作曲是在18世纪的Leipzig完成的。


除了音乐之外,16年还有一本AI写的小说《电脑写小说的一天》通过了日本小说竞赛的第一轮选拔。


可是这些人工智能创造的艺术都败在创造性这一指标上。从绘画到音乐,这些都是基于大量数据的模仿。从文章到小说,幕后都有人为的指点和干预。


艺术背后的东西


我们人类和机器截然不同的一点就是我们去探求未知领域的能力,去用图画,形状,声音或者文字来做从前没有做过的事情。人们对富有创造性的工作进行褒奖,但是那些模仿别人的文章写出来的作品,比方小四抄袭的《爵迹》,虽然商业上很成功,但是口碑非常糟糕。


如果想做某一个艺术品的衍生品,也需要以非常有创造性的方法衍生出来。第一个让机器生成梵高作品的程序员可以说自己是艺术家,但以后的就只能叫跟风者了。


另一方面,艺术一类的产品之所以这样传播,是因为背后的基础是由鉴赏家,出版商,策展人和艺术家共通建立起来的。人们可以想象机器绘画的工作得到欣赏,但实际上对艺术的欣赏是复杂的社会机制的反馈。人们会因为一副作品背后的感情更加喜欢它,推崇它。


自我保护

除去艺术,那些也许不需要创新的领域机器能取代么?这时候我突然想到香槟的例子。在5世纪的时候,古罗马人在法国东北部香槟地区种植葡萄,但是这里的气候为酿造葡萄酒设置了独特的障碍。他们通过英国物理学家提出的“香槟制法”对葡萄酒进行二次发酵,更安全的给成品酒加入糖分,大幅度提高了产量。


香槟酒的制法非常固定,听起来好像很容易被机器取代。但实际上,香槟酒专业协会通过立法,规定只有法国制定地区产的气泡酒才叫香槟。这一规定渐渐被大部分国家认可,虽然美国部分酒庄在2006年前获批可以继续使用“香槟”一词,但必须要标注产地。


这种对文化,对历史的保护是机器没有办法复制的,因为文化和历史是文明的根基,所以机器一时半会也是取代不了的。


石英表与机械表


领导大人提出一个观念也启发了我。石英表是电子表的一个分类,以石英振子的振动作为计时基准的表;机械表是通过机械结构来实现振动。理论上振动频率越高计时越准确,所以石英表可以比机械表准确30倍以上。但是价格上机械表远远大于石英表。

机械表作为男人的玩物,其价格并不是计时的准确性能够体现的。机械表背后凝聚着一个工匠的匠心,其工艺的复杂精密常人难以想象,所以只有少数国家的工匠专精于此,有的匠人甚至一生只为一块表。


所以,对一块好的机械表的追求,不是对时间准确性的追求,而是对工匠们这种精益求精,也许明明知道没有办法做到完美,但还是不断追求的精神的认可。


虽然是碎碎念,但还是求关注。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