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

我们,七二六

自动史的奇迹四班2019-07-16 12:19:54

七二六寝室里总有一些声响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清晨五点半,一只藏在枕边的电子表开始蜂鸣,尽管盖不住此起彼伏的鼾声,却不容忽视。谁睁开了眼?随后是窸窸窣窣衣袖摩擦的声音;谁下了床?冰凉的地板上一只拖鞋在挪动;谁揣着一本单词书悄悄出了门?口中呼出的热气在寒风中化作一缕白烟。


    “斯——拉,斯——拉”,拉链闭合的声响宣告一只满载知识的背包已经准备就绪。“你干嘛去?!”正玩着手机的家伙猛地扭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盯住背包的主人,狐疑地问道:“自习?”背包主人斜视着地板小心翼翼地点头,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模样。但毕竟纸包不住火,没有什么能够掩盖背包主人要去自习的事实。他无可辩解,也不想辩解,只能硬着头皮往门外走。“砰咚”一声门关上了,背包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一种压抑的氛围在七二六寝室里肆虐,空气里弥漫着“此地不宜久留”的呛人气味——似乎有谁默默放下了手机。


    “咚咚咚”,敲门的人心里倒数着等待一只手从内侧把门打开,但门内没有回应。“咚,咚咚咚咚,咚”,他又用颇具个人特色的节奏敲打门面,依然是一片沉寂。敲门人捋起左臂袖子,借着走廊顶灯的微光看表,“十点十五分”。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镇定了片刻,他卸下背包,从很深的夹层里拎出一串钥匙。钥匙被插进冰冷的锁孔,顺时针转动了一圈、两圈,两圈半,防盗锁回弹时响亮的碰击声证实了他的猜想。“这三个家伙,准备自习到什么时候?”门后是一间黑漆漆的房,好像在嘲笑他又回来早了。

       自习归来的人总是满面红光,音调抬高了八度畅谈当晚与知识的约会,明眸里闪烁着智慧的火焰;而待在寝室里的人却害怕得不敢抬头,暗自懊悔没能迈过那道分隔“高尚”与“堕落”的门槛。“蹬蹬蹬”,上床的声音打断了高谈阔论。躺平,熄灯,晚安。

       在七二六,“自习”是第一生存法则。如果有第二法则,那只可能是“热爱自习”。

       世上有爱的寝室都很相似,连衣橱里方便面的口味都很相似;而可怕的寝室却各有各的可怕之处。但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幸福呢?


七二六

钱深瀚 范桂菱 聂正伟 马若鑫


Copyright © 巴马腕表批发销售联盟@2017